Elene

明年搬家,這個號就用來發一些瑣碎事還有更新之前參加的企劃的文了,大家要取關自便。

新年賀文 (原創文 舞台劇paro)

「前輩,您吃過晚餐了嗎?」

  我看著左手提著的籃子裡的盒飯,然後回答道:“吃過了。”

  「誒~我原本還想和您一起吃的。」

  “為什麼一定要和我一起吃啊?再說了你今晚不忙嗎 ?”

  「您是說春晚節目嗎?我一個演員去那裡幹嘛啊?當然是要回家吃團圓飯啊!」

  我叫餘雨晴,今年25歲,是一名舞台劇演員。而跟我講電話的是我的後輩,宋德軒,跟我同齡,只是他是一名演員。

  為什麼他一個演員會是我的後輩呢?這個說來話長,簡單來說就是在我轉行當舞台劇演員之前,我同樣也是一名演員,而那時候宋德軒比我慢出道三個月,因此我理所當然地成了他的前輩。

  雖然現在我有叫他別再叫我前輩了,但是他堅持要這麼叫。唉……

  今晚是除夕夜。是個全家大團圓的日子。但是這個節日對我來說沒什麼意義。

  “那你就回去和家人一起吃啊——幹嘛要找我啊……” 我無奈地說道 。接著我就聽到電話的另一頭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現在麵包打折 15%、盒飯打折50% ~要買要快哦~」

  這個廣播聲音除了在電話的另一頭傳來,我這裡同樣也同樣聽到一模一樣的廣播聲音還有推銷的話語。因此我知道如果現在再不走,我的大難就要降臨了。

  就在我果斷地掛斷電話、提著籃子打算走到櫃檯那裡趕緊結賬時, 我的手很快就被拉住。在我轉頭之前,拉住我的人就在我耳邊輕聲地說:

  “前輩,抓到您了。”

   宋德軒說話時的熱氣若有若無地噴到我的耳朵那裡,讓我嚇得直接跳開,然後死瞪著他。前者還笑得無害地看著我,這也就讓我有機會好好打量對方。

  宋德軒身穿著一件隨處可見的深褐色的厚外套,脖子還隨便掛著一條黑色的圍巾;劉海也放下來,遮住額頭,平時在節目上或者是在電視台看見他的時候都是把劉海用髮膠梳上去,而且還帶了一副金絲眼鏡遮住一部分的臉,讓人不太能認出他就是現今演藝圈當紅的『小鮮肉 』——宋江。宋德軒的藝名是宋江。

  宋德軒佔著身高優勢,探頭看了一下我的籃子,同時我也察覺他的動作,所以就把籃子往我身後挪,不讓他看見。但是似乎我移動籃子的時間太慢了,宋德軒最終還是看到我的籃子裡裝著什麼,他一臉不高興地說道:“前輩,都說了別吃不知道已經放在那裡過了好幾個小時的盒飯 。您為何不聽勸?”

  聽著他的話,我說道:“我要吃什麼當然是由我決定。你管得著嗎?”

  我說完就轉過身,打算徑自走到櫃檯那裡結賬。突然我的籃子一輕, 轉過身一看就發現宋德軒已經從我的籃子裡拿出盒飯,接著他就走向冷藏區那裡,可想而知他要把盒飯放回原位。

  “喂!宋德軒你別太過分了!”

  接著我就追上去了。

※  ※※  ※  ※※  ※  ※※  ※  ※※  ※  ※※  ※

  “待會兒我洗完澡就拿著材料去您那裡煮火鍋。屆時還請您稍等片刻。”宋德軒邊開著車邊說道。

  “你別說話了。每次你說敬語的時候都是在坑我的時候。”坐在副駕駛座的我從一坐進車就一直看著車窗外,堅持不看向旁邊那個搶了我晚飯的流氓。

  宋德軒語氣委屈地說道:“哪裡有啊~我每次都是用敬語啊~”

  “算了,別說了。我很累。”

  我說了這句話後,宋德軒還真沒跟我搭話了。他甚至把車里的收音機放著新年歌的電台的頻道切換成應該是他之前放進收音機裡的古典音樂的CD。車里的氣氛瞬間被悠揚的鋼琴曲感染,也從原本的僵硬以及底氣場變得稍微柔和些了。

  剛才宋德軒不顧我的意見,堅持把他那所謂的沒營養的盒飯就那樣放回去了。然後就拖著我逛著超市買待會兒團圓飯要吃的火鍋的食材。買完結賬後,宋德軒還硬是拉著我坐他的車回家。因為他想著反正我們兩個是鄰居關係,所以一起回家理所當然。

  沒錯。我的家就在他的隔壁。

  如果早知如此,我那時候就立刻叫我的朋友再幫我找一間房子,堅持不住在這個比老媽還像老媽的熟人的隔壁。但是我偶爾又會覺得,住在他隔壁,現在還和他有來往,其實也沒有說很不好。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矛盾的心態…算了,管它 。

  看著車窗外轉瞬即逝的景物,再加上早上排練,身體很疲憊以及悠揚的音樂的加持,我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

  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是發現我好像被移動著。想到這裡,我立刻被嚇得跳起來,要掙脫那個移動著我的人。那個人發現到我掙扎後就慌慌張張地說道:“前輩、前輩別這樣!是我啊!”

  我聞言,抬起頭看著橫抱著我的人,就發現是宋德軒 。我心一鬆,又整個人躺倒在他懷裡,不過我轉念一想 ,發現這個畫風不對,所以就立刻叫他鬆手,我自己走。

  “剛剛您在車里睡得很熟,車停在停車場那裡十分鐘了您還沒醒來,所以我推斷您應該是很累。因此我就決定先讓您回家休息,但是沒想到您會突然醒來。”宋德軒微笑地解釋道。

  我聽了,就老老實實地道謝。然後就走到我家門前。在我開門時,就發現宋德軒居然還跟在我後面。

  “你怎麼還在這裡?不去拿食材嗎?”我疑惑地問道。

  這時,宋德軒突然整個人壓了上來,把我整個人圈在它懷裡。

  “你這是在幹什麼?”我瞪著宋德軒。只見他一臉嚴肅地說道:“前輩, 待會兒我借用您的陽台爬回家洗澡, 待會兒再爬回來您家裡。”

  “你是變態嗎?有門不走還要爬陽台?再說了,你剛剛買的食材怎麼辦?”我目無表情地問道。結果宋德軒居然噗嗤一笑,整個人在那裡抖啊抖的。

  “先進去再說吧前輩。”在我的疑惑之下,我打開家門,然後就和宋德軒一起走了進去。

  我一走進家裡,鎖好門,宋德軒就坐在玄關那裡捧腹大笑,然後說道:“ 沒想到前輩居然肚子這麼餓,三句裡總有一句是問火鍋的材料怎麼辦 ?哈哈哈哈——”

  我聽了臉就立刻紅了起來,惱羞成怒之下我就一腳朝宋德軒的小腿那裡踢了過去。看著對方抱著腳在那裡喊痛,我滿意地勾起嘴角看著他說道:“給我說清楚你剛剛那個情侶間才會做的動作是什麼意思。”

  宋德軒眼角含淚地邊撫摸著被我踢的傷口邊說道:“前輩不知道自己被跟蹤了嗎?”

  我一聽,就發現事情好像往很奇怪的方向跑了,“跟蹤 ?長什麼樣的?”

  “就宅男樣。戴著黑框眼鏡還有那圓嘟嘟的身材。”

  聽到這描述,雖然我覺得這樣的描述有說就等於沒說,但是他一說我就大概知道是誰了。

  我撓了撓頭說道:“當然有發現。大約是三天前,我發現我從訓練場徒步走回來時,我發現有人在跟蹤我。我還特地轉了幾趟地鐵故意把對方給繞暈順便甩開。只是沒想到對方居然這麼厲害,立刻找到我家的位置然後蹲點。”接著我就脫鞋,穿上家居鞋後就走進家裡。而宋德軒也脫鞋,徑自從一旁的鞋櫃那裡拿一雙家居鞋,穿上並拿著自己的鞋子跟在我後面。

  我的家是一間小公寓,三房一廳附贈一個陽台,雖然是二手屋但是聽說屋主買這間房子是為了等房價起價後再以高價售出賺錢,所以我跟我朋友買來的時候,這間屋子超乾淨、超完好的。

  我走到陽台前,打開落地窗,一陣冷風立刻吹了進來,然後我直發抖。 我站到旁邊後,就對宋德軒說道:“小心一點。”

  宋德軒微笑地點點頭。在他爬上陽台的圍欄之前,他轉過頭看著我說道:“火鍋的材料我剛剛叫保安幫忙我拿上來了,而且也放進我家裡了。所以您大可放心,今晚我不會讓您餓肚子的。”

  “少廢話,給我回去!”

  宋德軒笑了幾聲後就身手敏捷地跳了過去,還朝我揮揮手。然後我就把落地窗關起來,只剩下一條縫。這時,我才想起一件事。

  陽台的落地窗是關著的話…那個傻子要怎麼進家裡 ?

  我連忙再次拉開落地窗,整個人探出去看看隔壁的情況,然後就看見宋德軒輕鬆地把其中一扇落地窗給拉開,左腳已經踏進去了。他看見我又再次出來,他疑惑地問道:“還有事嗎?前輩。”

  我傻眼地看著他,宋德軒發現我在驚訝些什麼後,他就解釋道:“我有一扇落地窗是沒鎖的。為了以防萬一 ,正好現在就派上用場了。”我聽了,翻了一雙白眼給他,然後就果斷地把落地窗給狠狠地「砰」一聲關上了。

※  ※※  ※  ※※  ※  ※※  ※  ※※  ※  ※※  ※

  等到我衝完涼、在房裡小睡十五分鐘再走出房間時, 就聞到一股很香的味道。

  走出通往房間的走廊,我就看見宋德軒手捧著一鍋的熱湯,走到飯桌那裡放在電磁爐上。他一抬頭就看見我站在旁邊看著他,他就微笑地說道:“前輩,材料準備好了。可以開始吃了哦~”

  我點點頭,走到桌子那裡坐下。宋德軒也跟著坐在我面前,然後把肉類和菜類倒進湯裡。在等著食物煮熟的同時,我們開始閒聊了起來。 雖然大都是宋德軒單方面問我,然後我回答。

  “前輩,您新年有放假嗎?”宋德軒自動自發從我家的冰箱裡拿出我前不久買的一大瓶的橙汁,然後邊倒進我的杯子裡邊問道。

  “以往有,今年沒有。”我說了聲謝謝後說道。

  宋德軒聽了,邊掀開火鍋的鍋蓋邊問道:“為什麼今年沒有呢?…哦—— 是為了下個星期的表演嗎?”

  我點點頭,“我明天早上十點就要搭飛機飛到雪莪州那裡,接著就要天天窩在訓練場那裡了。”接著就拿起筷子攪了攪裡面的食材,發現食材都差不多煮熟了之後,就夾了一塊肉到宋德軒的碗裡,接著就開始給自己夾菜了。

  宋德軒看著碗裡的肉,然後就回了一句謝謝。然後我們就開始安靜地吃飯了。但是……

  為什麼我莫名其妙會感覺到一股寒氣?

  “德軒,你有沒有把落地窗關緊然後鎖起來?”

  宋德軒聞言抬起頭看著我點點頭說道:“有啊。怎麼了?”

  我搖搖頭,然後看著宋德軒正在拼命橫掃火鍋裡的食材的臉,我突然發現那股寒氣是從哪兒來的了。

  “德軒,你是不是遇到什麼不開心的事還是讓你生氣的事了?”我繼續往我嘴裡塞食物邊問道。

  宋德軒一臉天真地搖搖頭,“沒有。”然後勾起嘴角說道:“說起來,還真的要謝謝社長呢~肯讓我早退回家過年。”

  “哦…”

  接著場面又開始安靜了下來。但是很莫名其妙地,場面不會越變越冷。

  因為是除夕夜的關係,所以公寓走廊那裡偶爾會傳出孩子在走廊那裡笑的聲音,而且也會聽到公寓外煙花放上天空的聲音 。

  我們把火鍋的料全吃完後,就分工合作把桌子收拾乾淨,然後把碗盤還有鍋子洗乾淨。那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半了。

  剛剛我們去超市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七點十五分了,然後我們在那裡逛了幾圈之後已經是八點了;回到家的時候就已經是晚上九點。

  我打開一年裡面只開幾次的電視,然後就放在那裡讓它唱歌,而我人就坐在沙發上。宋德軒把廚房收拾乾淨後,也跟著拿著剛剛他還沒喝完的橙汁坐在我旁邊 。

  “我說…德軒。”

  “嗯?”

  “你為什麼要一直跟著我啊?”

  宋德軒原本看著電視的眼睛,一聽到我的問話就立刻看了過來,然後問道:“前輩怎麼會問這個問題?”

  我瞟了他一眼,推了一下有點從鼻樑上滑下來的眼鏡後說道:“這個問題我一直有問你吧?從去年你認出我開始,到你一直死纏爛打地跟在我後面的現在,在這之間我應該有不停地問你:「為什麼一直跟著我」 吧?”

  宋德軒那雙漂亮的深藍瞳這時露出開心的神采,臉部也配合地露出很帥氣也很迷人的笑容說道:“因為前輩是我前輩啊!不跟著您,我還跟著誰呢?”

  “你大可不必跟著我。我已經不是之前在演藝圈偶爾遇到你會關照你的那個前輩了。現在,如果要說是你前輩的話,也只有在你出演舞台劇的時候,我才是你真正的前輩。”我把已經變空的杯子放在桌上,然後看著宋德軒說道:“如今的我如果和你有過多的接觸。稍微好一點就鬧緋聞,糟糕的話就爆出我當年的事情順便把我現在的生活連同新身份全都一起撕爛 。”

  “如果因為以前的事導致我再次無法在這個舞台界裡存活下來,我倒是無所謂。因為我已經給我自己鋪後路了,隨時都可以抽身離開然後徹底消失在你們面前。但是你呢?好不容易爬到最高點、好不容易得到你一直夢寐以求的關注、好不容易可以盡情地把你的才華展現出來……你甘心因為這件事被人們所拋棄嗎?”

  宋德軒只是靜靜地看著我沒說話,我也照樣靜靜地看著他的眼睛。 半嚮,宋德軒再次彎起眼睛,笑著說道:“前輩會擔心我,真好。”

  我聽到這個回答,再次翻了一雙白眼給他,打算繼續給他講道理的時候,宋德軒開口接著說道:“我以前的確是嚮往那樣的生活…但是在我真正得到的時候,才發現它並不是如我想象中那麼美好,甚至有些喘不過氣來。”

  “但是我只有在看舞台劇的時候,還有回憶著以前和前輩一起演戲的時候的記憶,我才能獲得片刻喘氣的時間以及空間…直到我再次遇見您。”

  “待在前輩旁邊,我就發現時間過得很慢,而且我也很放鬆。再後來就發現,前輩居然就是那位消失了將近四年並且讓我十分思念的前輩後, 您讓我能不繼續跟在您後面嗎?”

  “我啊…我的偶像就是前輩您。我做所有的事情的動力來源,便是您 。如果沒有您,就沒有今天的我。”

  我看著宋德軒,腦袋裡全是剛剛他那酷似告白的話語 ,然後我就轉頭看著電視說道:“得了,好肉麻。”

  宋德軒聽了就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然後我就趁機拿起桌上的杯子給他,“去再倒一杯。”

  宋德軒聽話地拿著我的杯子,走到廚房那裡給我倒一杯橙汁。然後再次走回來,把杯子放到桌上後就跟著我一起看電視了。

  這時,我才知道,為什麼剛剛吃飯時,場面不會冷下來了。原來我和宋德軒是一樣的。

  我們,都是會享受和對方在一起做某件事的時光。不管那時候有沒有說話,有沒有歡聲笑語,只要有對方在就好了。

※  ※※  ※  ※※  ※  ※※  ※  ※※  ※  ※※  ※

  晚上十二點,我興致勃勃地從房裡拿出兩條厚被,提議到陽台那裡,坐在我不久前買的懶人椅上看著到落地窗前,看著外面那被五彩繽紛的煙花點綴後,變得燦爛奪目的下著雪的夜空。

  “新年快樂,宋德軒。”

  “新年快樂,前輩。”

  除夕夜已過,年初一已來臨。正所謂,新一年,新希望 。因此, 我希望來年也可以像往年一樣,平平安安地度過、事業順利。

  我忘了那天晚上我和宋德軒看煙花看了多久時間、 我有事什麼時候睡著的,總之,等我醒來的時候,我人在床上,而且醒來的契機是因為床邊的鬧鐘叫我起來的 。

  我拿起鬧鐘,就發現現在已經是早上七點了,所以我就認命地起床然後去洗漱。

  就在我下床的時候,就發現我的床邊的櫃子上有一個中型和一個小型的禮物盒。

  我拿起來看,看到上面的名字的時候,是又驚又喜的 。

※  ※※  ※  ※※  ※  ※※  ※  ※※  ※  ※※  ※

  “宋先生,導演說可以開拍了。”一個工作人員走到化妝間跟坐在梳妝台前看劇本的宋德軒說一聲。宋德軒目不轉睛地看著劇本,舉起手擺了擺表示了解後,工作人員就走出化妝間了。

  宋德軒站起身,要走出化妝間的時候,他的手機「叮」了一聲。他拿起手機看,就發現是餘雨晴發新的狀態了。

  宋德軒看了一眼手機顯示的時間,他推測她人現在應該在機場了。 然後他就點開餘雨晴的狀態,就發現她拍了兩張照片。

  狀態是這麼寫的:

  「感謝兩位粉絲贈送的新年禮物。我很喜歡,也謝謝你們一直以來的支持。今年也請多多關照。^^」

  宋德軒點開照片看,就發現是早上他放在餘雨晴的床旁的櫃子上的禮物。中型的那個禮物盒裡放著一隻海豚玩偶,而那個小型的則是一隻海豚吊飾。

  突然,宋德軒的電話再次發出提示音。這次是一封簡訊送到他手機上了。他點開一看,就發現是餘雨晴送簡訊來了。

  「謝謝你的海豚吊飾。我喜歡。」

  宋德軒看著這封簡訊。他勾起嘴角,把手機關了放進背包裡後,就走出化妝間,準備拍廣告了。

※  ※※  ※  ※※  ※  ※※  ※  ※※  ※  ※※  ※

  昨天刀劍亂舞的鍛刀活動…我雖然沒鍛到村正但是長曾彌居然來了 !!我原本沒報任何希望他會來,但是居然被清光召喚來了,真不愧是同為新選組的刀劍╰(*´︶`*)╯

  雖然我這個非洲審神者沒把村正招來,但是我想最少把小烏丸招來 。然後我終於體會到之前那五把初始刀的近侍曲出來的時候,那麼多人哀嚎了………那些樂器真的很難拿……我理解………(拍拍肩膀)

评论
热度 ( 4 )

© El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