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ne

这里是依连的说书楼。

*头像取自pinterest,侵权的话请私信我,我立刻换下来。

*封面来自鹤见太太的,侵权的话请私信我,我立刻撤下来。

Christmas Date ☃️❀.*・゚ 「Upper Part」

高中三学生山姥切国广 X 高中三学生自创女主角
  (学生paro)

  清晨六点,山姥切国广不需要依靠闹钟的提醒,便自动从浅眠中醒来,睁着一双漂亮的绿瞳看着天花板。

  实际上他昨晚失眠了。自从跟她通电话聊天聊到半夜十二点,互道晚安后,就失眠了。中间一直重复着睡睡醒醒,醒醒睡睡的模式直到现在。

  山姥切国广自认是个有纪律的人。他每天的活动包括几点起床和几点睡觉都有事先做好规划才实行,绝不容许有任何意外事件打乱整个计划。然而,昨天晚上的通话却是他临时起意做的事情。这点已经和他的原则产生矛盾了,但是他没有反省的意思,反而还有点庆幸。

  因为如果没有打电话给她的话,他觉得他会不安到直接骑自行车到对方的家里确认对方去是否还在这里, 而不是去到遥远的城镇。

  山姥切国广觉得有些不适应这样的自己。因为他除了小时候那件事,从来就没有为任何一件事感到不安过。这次居然为了她而感到不安了。

  山姥切国广在床上翻来覆去发现自己仍然一点睡意也没有后,就决定趴在床上,拿过放在床旁边的小柜子上看起来还挺旧的白布和手机。在睡灯的微弱灯光的照耀下把白布披在身上后,再按手机的解锁键。

  手机的屏幕出现的解锁页面是两个可爱,一样大小的小雪人。站在左边的小雪人的脸上放了三颗小石头充当眼睛和鼻子,被折短的树枝则是用来代表嘴巴。 多余的小树枝就放到眼睛上面,一端朝上,另一端往下斜放着。看着这个小雪人的表情,就可以知道这个小雪人不苟言笑,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生气,而且还用纸巾披在身上,头也被纸巾盖着。这个严肃的小雪人的肚子那里还写了一个「山」字。

  旁边一个小雪人则是用六颗小石头充当嘴角往上翘的嘴巴,然后眼睛则是用一边各三颗小石头做成「n」 的形状,就好像她很开心;鼻子自然也是用小石头来做代表。然后它的肚子那里就写着「凛」这个字眼。

——「这个很严肃的小雪人是山姥切君,然后旁边这个笑眯眯的小雪人就是我!」


  脑袋自动回忆起去年的冬天,她在前往地铁站的路上 ,随手做了两个小雪人后,放到一旁的店屋的台阶上后, 跟他炫耀。最后她还拍了那两个没有手、依偎在一起的小雪人,然后就用蓝牙送到他的手机上。

  原本山姥切国广觉得她这么做有些幼稚,但是回想起来就觉得那时候的她有点可爱,加上她的手工一直都很好,所以小雪人做得很精致也很可爱。因此他就悄悄地把这张小雪人的照片给设成解锁页面了。

  山姥切国广再按一次解锁键后,手机的屏幕变黑了。 他把手机放到小柜子上后,就披着白布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回想起两年前,他刚上高中一时,遇见她的事情……

※※  ※  ※※  ※  ※※  ※  ※※  ※  ※※  ※  ※※

  “国广同学?”
 
  听到前方传来呼唤声,山姥切国广抬起头看向前方。 接着就发现原来他的前座是一个外貌好看、有着一头黑色的长发和一双蓝紫色的双瞳的女孩。而刚刚的叫唤声,便是来自这个女孩。

  山姥切国广把外套的帽子稍微往下拉问道:“有什么事吗?”

  那个女孩听了,偏头思索着什么后,就睁着漂亮的大眼睛问道:“国广同学外面都穿一件学校的外套了,里面再穿一件附有帽子的外套,不觉得热吗?”

  山姥切国广听到这个问题后,他一愣,直接发出单音词表示他的疑惑,“哈?”

  女孩听了发现自己的问题似乎有些唐突和冒昧,所以脸开始泛红,慌张地想要找借口圆她刚刚说的话,“嗯… 那个——啊!大人们不是常说在室内戴帽子或是把雨伞打开遮在头上会让我们长不高吗?虽然我们在这个年龄段,发育速度开始缓慢了下来,但是这不代表我们不会继续长高,只是增幅不多……哎哟我在说什么啊…”

  看着眼前已经把脸埋在手里的女孩,山姥切国广打从心底觉得这个女孩很莫名其妙。不过他其实明白女孩要说些什么。

  她是担心他会不会觉得热,后面那些虽然也是关心, 但是她主要想说的还是在她一开始说的那句。

  “……那个,你听得懂我在说什么吗?”女孩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抬起头看着山姥切国广问道。

  山姥切国广把桌上待会儿要上的英文课本给合起来,然后「嗯」了一声,接着看着她说道:“这是我的事。妳不需要关心。”

  那个女孩顿了一下后,勾起嘴角说道:“是啊。我的确是没必要管这么多。但是啊——”

  接着,山姥切国广就看见一个白而修长,而且还很漂亮的手伸到自己的面前。紧接着前方传来说话声,而山姥切国广也循声看过去。

  “——因为我对于你的穿着有些好奇,所以才这么问的。而且我也想成为你的朋友,所以才多嘴冒昧问了一下。如果让你不高兴的话,我道歉?”

  “我叫松原凛。以后请多多指教了。”

  山姥切国广承认,他当时有点被松岗凛的笑容迷住了 。而他,在之后根本就不曾忘记这个笑容。

※※  ※  ※※  ※  ※※  ※  ※※  ※  ※※  ※  ※※

  山姥切国广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他睁开眼睛后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睡着了。他慢悠悠地拿起手机看, 他一看见电话屏幕显示着「松原凛」这三个字的时候,他的睡意立刻消失了,他接起来后率先开口说道:“ 喂?凛?”

  说完之后山姥切国广的脸开始红了。每次接电话或是打电话,他永远都是不会在电话接通的那一刻说话的,都要等对方说一句「喂?」后才说话。

  自从遇到松原凛后,他有了很多第一次。

  『哦!早安山姥切君。我有没有吵醒你啊?』

  听着电话的另一端传来听着很舒服的声音,山姥切国广走下床说道:“没。怎么了?”

  『嗯~也没什么…就是…想问…见面的时间能不能提早半个小时啊?』

  山姥切国广听了之后,微皱眉头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吗?”说完,山姥切国广的心就开始扑通扑通地直跳,很担心松原凛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咦?啊不是啦!就是那个…嗯~说出来很难为情啊… 能不能不说啊?……』
  听到这里,山姥切国广把窗帘往旁边拉开,看着窗外逐渐露出鱼肚白的景色说道:“用那个。”
  『哦…好。』接着,山姥切国广就听到电话的另一头传来手指敲打桌子的声音。山姥切国广听到好几声是指甲以及指腹敲打桌面的声音,听完之后,山姥切国广瞬间翻译出来是什么的时候,他的脸再次红了起来 ……

  ——我想你了。

  山姥切国广尴尬地轻咳几声,对面也传来轻咳声,『 所以能不能嘛?』

  “能。”山姥切国广答应道。和对方道别后,他就看了一下手机的时间,发现是早上六点半。

  他和松原凛约定见面的时间是早上八点,提早半个小时的话就是早上七点半。这样的话…

  他们今天总共有十四小时三十分的时间可以相处。

  想到这里,山姥切国广的心情就沉重了起来。明明当初计划好未来要一起上哪间大学、要一起做些什么事情…虽然很多都是松原凛单方面说的,但是他也不反驳这些提议。
 
  没错。他和松原凛在交往,交往时间为两年三个月。
 
  山姥切国广洗漱完毕,确定布料仍严实地包裹着自己之后,看了一下闹钟上的时间,接着就走下楼了。

  现在是早上七点,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走到楼下后,山姥切国广就看见每天都是最早起床的堀川国广在厨房里忙着做早餐。

  堀川国广是他的弟弟,而山伏国广则是他们两个的大哥。母亲去世得早,一手拉拔他们三个长大的父亲,日向国广如今也快步入退休年龄了。

  堀川国广今年十五岁,是个初中三生,是全家最努力 、最勤劳的人,每天早上都很早起床准备早餐,然后用上学前的一小段时间做家务。一直以来家务都是他们一家四口分工合作完成的,但是他说是为了让家人稍微轻松点所以才这么努力的,更何况他也喜欢做家务,所以没问题。

  堀川国广听到身后有声响,转过头一看就发现是山姥切国广。他微笑地打个招呼,然后问道:“兄弟今天怎么那么早起床啊?约会时间还很早不是吗?”

  山姥切国广径自走到厨房里说道:“时间提早了……我来帮你吧。”

  堀川国广听到山姥切国广说时间提早后,紧张地问道 :“时间怎么提早了?难道晚上她有事?”

  山姥切国广摇摇头说道:“没事。她想提早而已。”

  说到这里,堀川国广搅拌鸡蛋的动作顿了一下,瞄向山姥切国广,就发现后者虽然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地帮忙准备早餐,但是脸上有出现可疑的红晕。现在处于热恋中的堀川国广看了这个表情,再想想刚刚山姥切国广说的话,他很快就明白为什么时间提早了。他高兴的同时也有点同情山姥切国广。

  由于深知自己兄弟脸皮薄得和纸张有得一拼,所以堀川国广只是勾起嘴角继续搅拌鸡蛋。

  等到早餐做完后,山伏国广和日向国广也从楼上下来。 当他们看见桌上丰盛的早餐,而准备者是堀川国广和山姥切国广的时候,两人有些惊讶。

  堀川国广看到日向国广和山伏国广的时候,就微笑地打招呼:“早安,父亲、兄弟。”

  “哦,早。”日向国广坐到餐桌前说道。

  “咔咔咔——早安兄弟。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啊?” 山伏国广走到厨房里,手上端着早餐,边走到饭厅那里边问道。

  堀川国广听了就帮忙回答道:“哦,是松原学姐说想提早的…她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请二位放心。”看到同样都在听到想提早约会时间就开始紧张的山伏国广和日向国广,堀川国广赶紧解释。

  日向国广听了就松一口气。他也知道虽然山姥切国广嘴上不说,但是他知道他很看重松原凛。既然约会时间虽提早但是结束时间似乎没有变化,他也就露出慈祥的笑容拍了拍坐在他左侧的山姥切国广说道:“今天好好享受。晚一些回来没关系…十二点之前回来就好 。”

  山姥切国广听出自家父亲话里的调侃意味,他只能尴尬地回应,“是。”

  一家人在和乐融融的气氛下吃早餐,但是山姥切国广今天意外的吃饭速度超快,十分钟就搞定了。他离席后就直接往楼上跑。

  看着离去的背影,日向国广疑惑地看着山伏国广和堀川国广。前者也用疑惑的眼神看回他的父亲。堀川国广见了,把嘴里的饭吞下后说道:“兄弟应该是要提早出门,然后在学姐的家前等她。”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是自己在生活上不知道的事情,问堀川国广就对了。因为他好像什么都懂一些的感觉。

  山姥切国广走到楼上后,就从衣柜里拿出昨天他的兄弟——山伏国广和堀川国广一起帮他搭配的衣服。他的衣服实际上都是山伏国广或者是其他亲戚穿过的旧衣服,因为认为自己没资格穿新衣服,所以衣柜里很少新衣服 。就算有新衣服, 山姥切国广从来都不穿, 还折得整整齐齐地放在衣柜里,而他的兄弟帮他配的都是拿这些新衣服配的。平常就算有穿新衣服,也是在家人的威逼下才穿的。

  山姥切国广换好衣服并把布料折好放到衣柜里后,就看着床上的黑色的鸭舌帽。这不是他家人给他买的, 是松原凛给他买的。松原凛知道他是不会轻易放下帽子露出整张脸的,所以她就干脆买一顶不管配什么衣服都不会显得很奇怪的鸭舌帽给他戴。

  山姥切国广把鸭舌帽放进背包里,再戴上不久前他买的摩托车的普通头盔,接着他就走下楼了。

  跟家人道别后,山姥切国广一手拿着多余的头盔,一手拿着摩托车钥匙,坐上车、启动引擎后就笔直地往前驾去。

  目的地是松原凛的家。

  看着这一幕的日向国广和他的两个儿子深深地认为,如果不是过度自卑,山姥切国广也会是一个人见人爱, 花见花开的型男。

※※  ※  ※※  ※  ※※  ※  ※※  ※  ※※  ※  ※※

山姥切国广花了十分钟就到松原凛的家。他在松原凛的家前停车。他看了看四周围并下车后,就把头盔的镜子往上推,接着就倚靠着摩托车,拿出手机看一会儿时间。他发现现在已经是七点二十五分了,距离约定时间只剩下五分钟。山姥切国把电话收进裤袋里后, 就看上天空,就发现天空晴空万里,一朵云都没有 。

  今天的天气很冷。昨晚聊天好像有听到她咳嗽。不知道是不是感冒了…要不要让她留在家好好休息啊?

  山姥切国广这样想着,但是他很快就意识到——如果今天再不一起过圣诞节,日后就没机会了。

  今年的秋天,学校的学园祭的最后一天的有篝火晚会,不善于跳舞也不想凑热闹的他和同样不会跳舞的松原凛躲在自己的课室里,站在窗前往下看着热闹的操场。
  「山姥切君。我…有话想说。」
  「我啊…高中毕业后,要去东京了。」
  「家里人突然决定的。他们说去那种大城市,不管是事业还是学习,发展机会以及学到的东西终究是比较多的。」
  「我原本想说自己留在这里的。但是他们说什么都不肯……明明他们在我初中刚搬来这里时说过这里很好,在这里生活一辈子都不是问题的。」
 
  「对不起,山姥切。我食言了。」

  突然,山姥切国广思绪被口袋里的电话的震动并发出信件送来的声音打断。山姥切国广打开来看就发现是松原凛在line那里送简讯来了。

  山姥切国广点开line一看,他的嘴角情不自禁地往上翘。

  『山姥切君!你在哪里?我可能要慢一些才到!我刚才居然睡着了! !!!∑(°Д°ノ)ノ』

  山姥切国广点了一下写简讯的空格打算写让她不用担心,可以慢慢来的时候,对方又送简讯过来了。

  『我刚刚七点就吃完早餐,甚至换好衣服了。接着我就躺在床上想说等到七点十五分再出发去车站等你 。哪里知道我居然睡着了!一睡就睡了二十分钟! Σ(っ °Д °;)っ 』

  说起来,他们昨晚的确是说好在车站碰面然后搭巴士去市区的,但是决定亲自骑车过来的山姥切国广承认是他早上突发奇想的。

  山姥切国广认为还是通知一下,他在楼下等她的时候 ,松原凛又送过来一则简讯。

  『等我!我立刻过来! (╯°Д°)╯︵ ┻━┻』

  看到最后的那张惊讶到掀桌的表情图,山姥切国广忍不住轻笑几声。如果日向国广和其他的两位兄弟在现场,肯定会被这个画面吓得眼珠子都会掉出来。

  松原凛在传简讯的时候和本人一样。表情很多、感情丰富。她很喜欢在要说的话里添加一两个表情图, 就好像她本人正在做这个表情一样。这真的和她当初所说一样,她的确是给了山姥切国广很多惊喜,而且也因为她,他改变了很多。

  比如,他平常不会这么有心的想要提早出门等人,而且还很耐心地等着那个就快迟到了的人,而那个人估计现在正在慌慌张张地从楼上跑下来,然后被伯母碎碎念。

  比如,他平常可不会为了约会这种事情而规划一天的行程,明明他之前只为自己规划。最重要的是——
 
  ——他从来不会这么过分在意一个人。
 
  “啊——妈,要说我待会儿我回家了再说!我要迟到了! ”

  听到开门的声音和关门的声音,山姥切国广站直身体,从摩托车的手把那里拿下闲置的头盔,走到松原凛的家门前。

  只见对方匆匆忙忙地开了家前的篱笆门跑出来,关上并锁上之后一转头,看见带着黑色头盔,露出一张白净的脸、一双漂亮的绿瞳和些许过长的鹅黄色刘海的山姥切国广的时候——

  她尖叫了一下。

  当松原凛认清眼前是穿着一件深褐色的高领毛衣,套着一件的深灰色的外套、穿着一条深蓝色的长裤和一双白色的球鞋的山姥切国广后,她立刻冷静下来然后道歉道:“抱歉,山姥切君,我刚刚第一时间没认出你 ……不过你为什么在我家前面?不是说好在车站会合吗?”

  山姥切君把手里的白色头盔递给松原凛后,就让开身子。松原凛一看见山姥切身后居然是辆黑得发亮的Ninja 250R的时候,她惊讶道:“你什么时候买摩托车的 ?! 不对!你什么时候考车牌的?!”

  山姥切国广走回摩托车旁边说道:“年头开始上课然后暑假的时候就去考了。”

  “咦——真狡猾。居然没告诉我。”

  山姥切国广轻咳一声后,眼睛看向别处说道:“……我是为了给妳一个惊喜……”

  山姥切国广原本想在今年学园祭的时候跟松原凛说的。这样他们寒假的时候就可以一起坐摩托车出去,不用花钱坐地铁或者是巴士。但是松原凛却在那天告诉他她要到东京去这个噩耗,弄得他完全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松原凛算了一下天数,发现山姥切国广的这份惊喜原本应该是在学园祭那天跟她说的,结果因为她那突如其来的坏消息,所以才拖到现在才说。她为了化解现在的尴尬以及抱着不想要浪费时间的心情,她戴上头盔,走到低着头的山姥切国广的面前,在山姥切国广抬起头的时候,双手叉腰、身体倾前问道:“做好今天会把之前存的钱都花光的觉悟了吗?”

  山姥切国广点点头。

  “做好今天不走到脚酸或者是肚子饿就不休息的觉悟了吗?”

  山姥切国广再次点点头。接着他扶起摩托车,自己跨坐上去后松岗凛也跨坐在摩托车上,接着就紧紧地抱着山姥切国广。

  山姥切国广身体一僵,瞄了一眼身后的松岗凛。松岗凛这时候抬起头看着他说道:“怎么了?怎么还不出发 ?摩托车没油了?”

  山姥切国广摇摇头说道:“没有。”接着就启动引擎, 再次笔直地往前驾去。

※※  ※  ※※  ※  ※※  ※  ※※  ※  ※※  ※  ※※

这篇文我原本是已经打完了,但是昨天给我朋友看的时候,她说了一大堆伤透我心、但是又很实际地说出我的文章里的问题的评论,所以我只能赶出这个上半部分,今晚会赶出下部分。反正明天只过了圣诞节一天,所以没关系?

最后,请大家离开前给一下对这篇文有什么看法~然后教我一下怎么在这里打出删除线,因为我看见有人可以在写了一句话后,打了一个删除线把自己的话给删掉,但是我们又看得见这样。

以上,是来自很啰嗦的的依连。

评论
热度 ( 4 )

© El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