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连

这里是依连的说书楼。

龟速更新中,更新随缘;平常都是用繁体字写文,只是刀剑企划文用简体字;文风时常突变请注意;现在深陷文豪以及刀乱坑中;从写同人文开始只写BG CP,不过现在在腐圈外围试探中;CP杂食者,只要你强烈跟我安利、我又get到那对的萌点,冷门CP我也可以吃

他與她 (番外·下) 〔待修〕

嗨~~我回來了。這篇文章我已經盡量考據了,但是有些東西我想考據但是卻找不到相關資料,所以就只好瞎掰了。

注意,對著煙花許願這一節是我的私設,現實並不是這樣的,然後這點是從特傳裡面出來的。

心形的煙花在我的國家出現過,我看見的時候有些嚇到,畢竟之前只看過炸開之後變成花的煙花,沒看過會變成心形的。

以上,請閱讀正文。

※  ※  ※  ※  ※  ※  ※  ※  ※

夏季祭典

  銀月看著手上的衣服,再看向島崎遙香。島崎遙香見了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問道:“怎麼了?衣服大小有問題?”
  “不是……這不是浴衣嗎?我們是要去哪裡啊?”銀月問道。
  島崎遙香微笑地說道:“我們要去參加東京淺草的隅四川煙火大會。 我之前有去幾次,煙花可漂亮了,所以想和你一起去。”
  “不和冰炎殿下還有藥師寺閣下一起去嗎?”
  “嗯……我打算和他們去另一個祭典。反正夏天八月才結束嘛,現在才七月。還有一個月。”島崎遙香笑容依舊地說道,接著就想要把銀月推進房間裡讓他換衣服,但她好像突然想起什麼。她停下動作問道:“戴爾,你知道怎麼穿浴衣吧?”
  見到銀月點點頭,島崎遙香就放心地把他推到客房裡換衣服,而她就走回自己的房間換上浴衣。

  等到島崎遙香從房裡走出來,她就看見銀月早就站在客廳那裡等著她。島崎遙香給銀月穿的是黑色的浴衣,因為銀月比起銀色和白色,他更喜歡黑色。
  銀月原本是跪坐在桌子那裡等島崎遙香出來。等到她出來的時候, 銀月承認他看呆了。
  島崎遙香穿著一件以桑染為底色,裙擺和袖口附近繡有花朵的圖案 …仔細看的話,那些花好像是繡球花,而且島崎遙香還用髮帶把她那有些扎脖子的短髮給綁了起來。
  “戴爾,走吧。”島崎遙香微笑地說道。銀月立刻回過神,然後站起身走到島崎遙香的身邊。
  兩人穿上木屐並調換髮色和瞳色後,島崎遙香就張開傳送陣,把他們兩個送到淺草的煙火大會的場地那裡。
  他們一到那裡,就發現現場人山人海。銀月看到這個情景,就皺了皺眉頭。島崎遙香接著從袖子裡拿出兩張票說道:“放心。我們不跟人擠,我們坐船看煙花。如果跟人擠的話,會看不到好的景色;坐船的話, 視野最好,整片天空的煙花都看得見。”
  接著島崎遙香看了一下手錶後微笑地說道:“好了,現在也五點半了, 我們去坐船吧。煙火大會六點開始。”銀月點點頭後,就和島崎遙香走入人群裡,走到小碼頭那裡準備登船。
  島崎遙香和銀月登船後,就徑直走到船的甲板,雖然已經有挺多的人站在前面那裡,但是他們有找到兩個人可以站的位置。
  他們站在那裡其實引起了小小的騷動。因為他們兩個的外表很出眾 ,引起甲板上的人的側目和熱烈的議論。兩人只好尷尬地站在那裡。
  不久,船就開始開動了。
  船徐徐地往前行駛著,直到船來到隅四川這裡,就開始停了下來。
  “這裡就是隅四川。你看左岸和右岸…全都是人吧?”
  銀月聞言,就看向左邊和右邊,然後發現兩邊都是人山人海的情況。 這讓有些厭惡人多的地方的銀月渾身起雞皮疙瘩。
  “如果我沒買船票的話,我們就要和那些人擠了咯~”島崎遙香涼涼地說道,然後就看了一下手錶,就發現還有十五分鐘就要六點了。
  “戴爾有看過煙花嗎?”島崎遙香打開話匣子,打算通過聊天的方式度過這十五分鐘。
  銀月搖搖頭說道:“沒有。”
  “那麼這次就可以看了。聽說這個煙火大會總共發射兩萬發煙花哦 。”島崎遙香微笑地說道。
  銀月聽了驚訝地說道:“兩萬?這麼多?”
  島崎遙香點點頭說道:“畢竟,一年只有一次夏天嘛,所以能辦得多熱鬧就多熱鬧,而且還可以吸引很多遊客前來觀賞。”
  很快的,十五分鐘過去了。岸邊的人開始探頭探腦的 ,島崎遙香解釋說大家都在看是哪一邊的煙花會最先放上天空,為這場煙火大會拉開序幕。

  傍晚六點准,左岸的煙花首先放上天空,火藥炸開的一瞬間,鮮艷的紅色在空中開出一朵艷麗的花。在這第一發的煙花放上天空之後,其餘的煙花接二連三地放上天際,在空中開出五彩繽紛、絢爛奪目的花朵 。
  銀月看見的煙花的顏色有紅色、綠色、金色和粉色, 但是每一個煙花炸開之後的效果卻不一樣。有些煙花炸開之後變成一個心形;有些就變成一朵玫瑰花;有些則是變成不知名的花。
  島崎遙香邊看著天空中的煙花,邊用眼尾看著銀月。 她發現銀月一直目不轉睛地看著天空中的煙花,而且眼裡慢慢的都是讚歎和驚訝。 她悄悄地打開她和銀月的心靈溝通,就發現對方就連心裡話都是對煙花的讚歎 。
  “遙香,快看,有一個煙花開成一隻小狗了。”銀月急切地拍島崎遙香的肩膀,島崎遙香聞言就順著銀月指的方向看去,果真看見一隻小狗的圖案在空中。
  接著,眾人聽見後方也有煙花射上天空,然後炸開的聲音,所以眾人紛紛轉過頭看著後方的煙花。島崎遙香和銀月就那樣以抬頭的方式,看著在天空中百花綻放的煙花。
  “銀月,聽說在這個祭典對著煙花許願,你的願望就會實現哦。你要不要許一個?”島崎遙香看著銀月問道。
  銀月看回島崎遙香,點頭後就閉起眼睛許願。她就趕緊把心靈溝通給關掉,自己也跟著許願了。

  晚上七點半,煙火大會正式結束。而島崎遙香和銀月的脖子因為連續以抬頭的姿勢度過那一個小時半的時間,所以後頸的肌肉都僵硬了, 把頭低下來的時候,兩人都感覺到肌肉拉扯的痛。
  在銀月放治愈術在他們兩個的後頸後,兩人轉了脖子確定沒有疼痛, 就在相視之時,兩人同時因為自己的傻舉動而導致自己的脖子僵在那裡而笑了。

※     ※

  “戴爾,餓了嗎?”島崎遙香在走出碼頭後問道。
  銀月聽了回答道:“有點。”
  島崎遙香微笑地指著路邊的流動攤販說道:“我們去那裡買晚餐吧!”
  煙火大會結束後,淺草的夏日祭典的主角從煙花,變成路邊的流動攤販。剛剛原本在觀賞煙花的民眾現在邊走邊吃著從攤販那裡買來的食物和點心。
  島崎遙香一看見有賣章魚燒的攤子,她就跑去買了,而銀月則是站在人比較少的地方等著島崎遙香。
  “年輕人,要不要買飾品給你那位朋友啊?”
  突然一位老太太的聲音在銀月的耳邊響起,銀月把頭轉過去,就看見一個穿著和服、花白的長髮用簪子盤在腦後、臉上有著滿滿的皺紋的老太太笑瞇瞇地跟他說話。銀月看過去就看見老太太的攤子是賣首飾和飾品一類的。
  原本銀月是想拒絕的。但是他的視線被老太太擺在桌上的盒子裡的一條銀製手鏈吸引。那條手鏈吊了好幾個星星和月亮形狀的小吊飾 。這些小吊飾也是用銀製成的。
  老太太隨著銀月的視線看去,然後勾起嘴角說道:“哦呀哦呀,年輕人的眼光真好啊,居然看上這條手鏈。這條手鏈可是有著很美的名字呢 。”
  “什麼名字?”銀月走過去,邊拿起那條手鏈看邊問道 。
  “星月相映。”
  銀月聞言抬起頭,看著老太太和藹的笑容,意外的多話了起來,“星月相映?名字挺好聽的。”
  老太太呵呵笑了幾聲後說道:“年輕人,你知道相映一詞的意義嗎?”
  銀月想了一會兒說道:“互相襯托、互相照應。”
  “嗯…也可以算對。只要你把這條手鏈送給那位對你來說很重要的人,這條手鏈就會對他氣到保護的作用。”
  “保護?”銀月挑了挑眉說道:“憑這條手鏈?”
  “當然是保護他的靈魂了。”老太太說道:“保護他不被邪惡元素干擾 或傷害。”
  銀月聽了,思考片刻後就決定買了下來。他問了老太太那條手鏈的價錢後,就從放在腰間的錢袋裡拿出對應的鈔票和銅幣。接著他就拿著被老太太收進一個盒子裡的手鏈離開那個攤子,然後再把盒子收到腰帶裡。
  說也奇怪,他原本是沒感覺到這條手鏈有什麼力量,但是在那位老太太說完那條手鏈可以保護那個重要的人的靈魂之後,他就感覺到有股無害的力量蘊含在那條手鏈裡。
  銀月剛繼續站在旁邊等著島崎遙香,後者就從人群中走出來,雙手拿著食物艱難地穿過人群走到他這裡。當島崎遙香走到銀月那裡時,銀月皺著眉頭說道:“怎麼買這麼多?而且你可以叫我去幫你拿啊。”
  島崎遙香手裡除了有一盒章魚燒,還有一包鯛魚燒以及幾包炸物。 島崎遙香把手裡的鯛魚燒和炸物的袋子給銀月後說道:“我有叫你啊, 但是你沒回應。我轉過頭又沒看見你,所以就先自己拿著了。”
  銀月雖然表面上沒什麼表情,但是心裡著實嚇了一跳。他剛剛應該是被那位老太太帶進另一個空間了。這樣的話,那條手鏈會莫名其妙有力量這點就可以解釋了。
  “來,吃一個。”島崎遙香用叉子把章魚燒插起來後遞到銀月的嘴巴那裡。
  銀月稍微往後退後說道:“我自己可以吃。”
  島崎遙香再把章魚燒往前伸,“但是你沒多餘的手可以自己拿叉子吃 。”
  銀月聞言,就只好尷尬地張嘴讓島崎遙香餵。因為他的手的確是滿了。左手拿著鯛魚燒,右手拿著幾包的炸物。
  這個動作來回六次後,銀月的那份章魚燒就吃完了, 島崎遙香把空的盒子和用過了的叉子丟進旁邊的垃圾桶之後,就開始吃自己那份的章魚燒。
  他們兩個站在旁邊把手上的食物都吃到只剩下炸物後,才開始走入人群繼續往前走。
  但是,在走入人群前,銀月拿出那個盒子,把手鏈拿出來後,就戴在島崎遙香的手上。島崎遙香自然很驚訝, 就問道:“好漂亮啊~你什麼時候買的?”
  “剛剛和一位老太太買的。”銀月邊幫島崎遙香戴好手鏈邊說道。
  “哦——難怪我叫你你沒應。”島崎遙香邊說邊拿起手看。
  銀月看著島崎遙香的手,再看島崎遙香的高興的表情 ,他露出淺笑說道:“還好選了妳喜歡而且還適合妳的款式。”
  島崎遙香聽了,臉開始紅了起來,她立刻轉過身說道:“ 是、是啊,謝謝你。走、走吧!”
  看著島崎遙香泛紅地耳朵,銀月淡笑不語,徑自走到島崎遙香的旁邊, 朝她伸出手說道:“牽著手走吧。人很多,很容易被人群分開。”
  島崎遙香看著他的手,臉紅地把手搭了上去。

  “對了,為什麼這條手鏈有力量的?你放的?”島崎遙香看著比自己高整整四十釐米的銀月問道。
  “不是。賣這條手鏈的那位老太太似乎是來自守世界,因為這條手鏈原本是沒力量的,但是在她跟我說完這條手鏈的一些事情之後,這條手鏈突然有了力量…當然是無害的…所以我就買下來了。”銀月說道。
  “事情?什麼事情啊?”
  “……沒什麼特別的。”
  “誒~~怎麼這樣。說嘛~~”
  “回去再說。”
  “好~~”

※  ※

  路上,島崎遙香和銀月走過賣著各式各樣的食物的攤子。他們也有看見賣金魚的攤子以及一些遊戲攤子, 但是他們沒參與。
  “我剛剛幫戴爾買了晚餐。現在到了你報答恩惠的時間了。”島崎遙香停下腳步說道,不過她很快又問了一個問題,“我從以前就想問了。 你吃這麼少沒關係嗎 ?”
  銀月挑眉說道:“我胃口小。”
  島崎遙香聽了自然是看無言。她指著不遠處的攤子說道:“你去幫我買那檔的蘋果糖。”
  銀月順著島崎遙香所指的方向看過去,的確是有看見有個賣蘋果糖 、棉花糖和其他糖果的攤子,人雖然很多,但是都在他能夠忍受的範圍內。但是,他覺得有些奇怪,所以打算開口問。但島崎遙香快一步用心靈溝通說了。
  「我…不太想要過去那個攤子那裡。你幫我跑腿一次吧?」
  看見島崎遙香雖然和往常般的笑容:但是他知道這裡面一定有問題, 所以他讓島崎遙香站在旁邊,他自己去買。
  到了那裡,他只站一會兒就輪到他了。
  “這位客人,請問您要什麼?我們有蘋果糖、棉花糖、 巧克力布丁、 焦糖佈丁等等。其餘你可以看這裡的菜單。”站在攤子前面招待客人的是一個有著黑色長髮和一雙藍紫瞳的女孩,她露出的笑容讓銀月有些眼熟,但是一時想不起來。
  “蘋果糖,一個。”銀月面無表情、語調平復地點單。 這讓女孩有些害怕,但是她的官方式笑容卻絲毫無變化,仍然親切和藹。
  女孩把蘋果糖遞給銀月的同時,銀月也把錢遞給那個小女孩。女孩向他說了聲:“謝謝惠顧。”,銀月微點頭後,就走回島崎遙香的旁邊。
  島崎遙香微笑地道謝後,兩人再次手牽手地向前走, 他們自然有路過那個攤子。銀月發現島崎遙香一直低著頭吃著手裡的蘋果糖,沒有抬起頭過,直到他們走離那個攤子有一段距離後,她才抬起頭。
  這時候,他們已經走到會場的尾端。這裡沒有攤子。
  島崎遙香把剩下的蘋果糖吃完後深吸一口氣,接著說道:“剛剛那個小妹妹…你有沒有覺得很眼熟?”
  銀月在這時知道剛剛那個女孩像誰了。那個女孩就像島崎遙香!
  “眼睛的顏色、臉型、模樣以及嘴角往上翹的弧度… 我聽父親他們說,那個小妹妹簡直就是我的翻版。”島崎遙香看見銀月瞪大的眼睛, 歎了一口氣說道。
  “她是…”妳的妹妹?
  雖然銀月的話只說到一半,但是島崎遙香知道銀月想說什麼,所以她說道:“那個小妹妹,是小我三歲的妹妹, 小早川優子。我的親生父母因為發現我得了白化症, 但是症狀只出現在我的髮色。他們懼怕著我長大之後情況更惡化,頭髮花白之外就連眼瞳和身上的毛髮都會換色,所以在我八歲那年終於承受不住壓力,把我丟掉了。”
  “結果,去年爸爸找到了他們的下落。我今年才下定決心來看看他們 。不過,看起來還不錯。”島崎遙香苦笑道。
  銀月想說些什麼,但是卻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但是他認為自己應該說些什麼,所以他的嘴巴是一會兒張開, 一會兒閉起來,一會兒又張開,就像一隻金魚。
  島崎遙香見了忍不住笑了出來,等到她不笑的時候, 她就微笑地說道 :“沒事。我現在過得很開心。我沒必要為了一個我根本就沒印象的家人而難過。”
  “再說了,有你在,我完全不用擔心我會自己一個人。 ”島崎遙香往前走幾步後轉過頭看著銀月說道。
  島崎遙香微笑地說道:“謝謝你,還記得和我的約定以及,願意屈尊成為我的搭檔。”
  銀月聽了,淡笑不語。島崎遙香朝他伸出手,銀月也伸出手回握島崎遙香的手。
  “祭典逛完了,肚子也填飽了。我們回家吧。”島崎遙香說道。接著, 兩人的腳下就出現一個傳送陣,然後就那樣消失了。

※          ※

——我希望戴爾、我的家人、我的朋友和所有我認識的人,都能夠平平安安地度過一生。

——我希望我能夠陪伴在遙香的身邊一生一世,直到她離開這個世間。

评论 ( 4 )
热度 ( 3 )

© 依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