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连

这里是依连的说书楼。

龟速更新中,更新随缘;平常都是用繁体字写文,只是刀剑企划文用简体字;文风时常突变请注意;现在深陷文豪以及刀乱坑中;从写同人文开始只写BG CP,不过现在在腐圈外围试探中;CP杂食者,只要你强烈跟我安利、我又get到那对的萌点,冷门CP我也可以吃

他与她 (番外·上) 晨间物语

  早上五點三十分,房裡的鬧鐘響起。在置放在银月的垫子的旁边的鬧鐘響的第一個音的时候,牠就用牠那被島崎遙香多次稱讚说很很好抱的尾巴打了一下鬧鐘的頂端,鬧鐘立刻沒聲音了。
  銀月張開那雙和冰炎有得一拼的漂亮的紅色眼睛,慵懶地伸長身體伸懶腰,接著就坐起身看著還在睡覺的島崎遙香。牠化成人形後,便走過去幫島崎遙香蓋好被。
  他小心翼翼地走到櫥櫃那裡,拉開門後從裡面拿出一條黑色綁帶,把自己的既長又寬袖子用綁帶給綁起來,然後再從梳妝台那裡拿起島崎遙香前不久給他買的髮帶綁起長髮,接著就到衛生間進行洗漱工作。 洗漱完畢後他就稍微打掃一下房間,六點的時候就到宿舍的廚房那裡拿早餐。
  這是自從銀月來到Atlantis學院後每天早上都會做的事情;如果是在島崎遙香的家裡,他就會自己動手準備早餐給她,然後端到房裡給她吃 。
  她的兩位家長的早餐沒幫忙準備?誰管他們。反正他做了,葉域恆會笑瞇瞇地叫他把那兩份給解決掉,他要親手做 。
  想當初他在原世界養傷的時候,葉域恆曾經心血來潮做一頓午餐,結果他、島崎遙香和島崎夜無意間吃了都中毒進醫院。因為葉域恆展示那一桌子的菜的時候,葉域恆並沒有跟他們說這桌菜是他住的,就叫他們吃而已。
  銀月理所當然是住進動物診所,然後他發誓這一輩子都不想再進那種診所了。
  因此,從那之後,如果島崎遙香有回家,然後早上看見葉域恆要動手做早餐的時候,他就走過去敲敲葉域恆和島崎夜共用的主人房,然後說:“ 葉先生要準備早餐了,您不去看看嗎?”
  緊接著就可以看見一個穿著睡褲、睡衣隨便穿在身上就那樣跌跌撞撞地跑下樓阻止某人製作黑暗料理, 無意間謀害人命。
  他途中跟幾個有過幾面之緣或是說過幾句話的袍籍打招呼後就端著兩盤早餐走回房間。
  銀月回到房間的時候,已經是早上六點零五分了。當他把早餐放到飯廳的桌上時,房間裡的另一個鬧鐘響起,緊接著就停了下來。銀月深知那個鬧鐘是被島崎遙香按掉的,所以用保溫咒對早餐進行保溫後,就走進房裡準備叫醒正在賴床的島崎遙香 。
  島崎遙香雖然是個做事精明,井井有條的人,但是她一旦睡著了,就是個很喜歡賴床的人。銀月在原世界那裡總共花了兩個星期才想到要怎麼有效地叫醒島崎遙香,找來島崎夜商討方案並且實驗過後發現他想的這個方法十分有效。島崎夜為此還很感激他。
  沒錯。三年前,他來到島崎家的時候,除了島崎遙香, 那兩位家長都知道他來自哪裡,是什麼生物。
  銀月先說道:“遙香,起床了。再不起床就遲到了。”
  “再讓我睡會兒……”島崎遙香如往常般整個人縮在被子裡說著同一句話。
  銀月從粘在門後的掛鉤那裡拿下一件外套,然後先把島崎遙香橫抱起來,並用被子包起來後放在房間角落,自己則是把墊子折起來放到櫥櫃裡。 接著再把包著島崎遙香的被子抽走,幫島崎遙香穿上那件外套後就把被子折起來再塞進櫥櫃裡。
  當銀月轉過身時,就看見倚靠著墻壁睡覺的島崎遙香,他的嘴角不禁往上翹。他把放在靠著墻壁的書桌上的半框眼鏡,幫島崎遙香戴好,然後無奈地扶著島崎遙香站起身。這時,島崎遙香搖搖晃晃地站起來,然後微張開眼睛,看著眼前的熟悉的白色胸膛,她喃喃地說道:“戴爾,早。 ”
  “早。”銀月說道。每到這個階段,島崎遙香的腦袋就會開始慢慢地運轉,意識稍微清楚了些。
  但是,那個「慢」是「超慢的」,而那個「稍微」真的是「稍微」而已。
  島崎遙香的意識仍然是模糊不清的,處在睡著以及清醒之間,簡單來說就是整個人懵懵的。
  引領著島崎遙香走到衛生間進行洗漱後,銀月就站在外面等著裡面的人。因為他就曾經放任島崎遙香在衝涼房裡,然後自己到客廳那裡繼續打掃工作,結果她就自己一人在裡面睡著了,他都不知道。
  等到裡面的聲響沒了之後,銀月就開口問道:“遙香,好了嗎?
  聽到裡面的應答後,衛生間的拉門就被拉開了。然後島崎遙香從裡面走出來時,精神清醒多了。然後她推了一下眼鏡,朝銀月微笑,銀月見了就跟她說他在飯廳那裡等。
  島崎遙香平常在宿舍裡都是穿著和服,而且她在前兩年就近視了,所以為了方便,她出門時都戴隱形眼鏡,在家裡就戴眼鏡。
  這些島崎遙香跟銀月說的。
  島崎遙香走到飯廳的時候,整個人都容光煥發,就像平常一樣,而且眼鏡也脫下,換成隱形眼鏡。兩人邊吃早餐邊聊天。
  到了這個階段,時間是早上六點三十分。他們吃完早餐時,時間是早上六點四十五分。
  島崎遙香整理書包後,就走到房間的玄關那裡,然後就看見已經獸化的銀月坐得筆直坐在那裡。她笑了一下,從置放在玄關那裡的櫃子裡拿出一把梳子,幫銀月梳毛。
  島崎遙香發現銀月挺喜歡被梳毛的,因為每次她幫他梳毛,他都會瞇起眼睛,好像很享受一樣。雖然她曾經問過銀月是不是喜歡被梳毛,但是對方都是把頭轉開說根本就沒這回事。
  但是這次她有開通她和銀月之間的心靈溝通,所以她聽到銀月在心裡說很舒服之類的話。這讓她勾起嘴角看著銀月,而後者則是一臉疑惑地看著她。
  梳完毛髮後,銀月就回到他自己架設的另一個空間, 然後島崎遙香就走出房間,走向課室。
 
  這是島崎遙香和銀月每天早上的日常。林書翎聽島崎遙香訴說她的早晨的日常的時候,說了一句讓島崎遙香臉紅到像蘋果一樣的話——
 
  ————“怎麼妳和銀月好像過著恩愛夫妻的生活啊?”

※※※※※※※

大家好,那個…這個算是上半部的番外,下半部可能今天或明天放上來 。島崎遙香喜歡狗狗的設定是我的映射,我本身就是汪星人,超喜歡狗狗的。但是因為一些因素,所以家裡沒養,但是會餵養家附近的流浪狗 。剛好就有一隻是我看著牠長大的,所以特粘我。然後我也很喜歡牠 …雖然牠有時候很調皮,弄到我很無言。

但是這不改變我喜歡牠的程度。

狼也是犬科動物,所以我理所當然也喜歡狼。狼很帥氣呢!所以這邊也把我的腦洞放進去了。然後他們兩個…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老是把他們想成cp, 明明我就沒那個意思…(捂臉)

然後這個番外是我一直想寫的。我一直都想,什麼都好,我就想寫關於他們兩個而已的日常。所以,這篇就那樣生出來了。下一篇也是他們兩個的,然後和遙香的小時候有關。

還有…最後一件事——為什麼我覺得我的文章裡,遙香好像開後宮?!

评论
热度 ( 4 )

© 依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