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ne

明年搬家,這個號就用來發一些瑣碎事還有更新之前參加的企劃的文了,大家要取關自便。

特殊傳說同人文 他們與他

被月光庇佑的狼·三年之約

  三年前,有一隻有著偏灰色的銀白色的毛髮的狼在守世界與鬼族戰鬥時受了重傷,還莫名其妙的被傳送到原世界,就這樣被一個小女孩撿回家照顧了。
  一個星期後,狼從昏迷中醒了過來,醒來後就發現是小女孩一直在照顧自己。但是因為傷得很重,所以牠就只好繼續留在小女孩的家養傷。
  起初狼對小女孩很有戒心,完全不讓她觸碰牠,除非是她要幫牠處理傷口的時候才勉為其難地讓她碰牠。在養傷的過程中,小女孩只要有時間就會待在狼的身旁。這讓狼習慣了她的存在,過了一段時間,如果小女孩離開牠去工作的時候,牠就開始到處走動,徑自去尋找小女孩的身影…雖然牠還是不讓小女孩碰牠。
  小女孩的家庭很特殊,家裡沒有媽媽,只有兩個爸爸。就算是在守世界生活的牠都知道,那兩位是同性戀人,而小女孩則是他們撿回來的小孩。
  而小女孩就因為家庭的緣故在學校被人欺凌。有一次狼就心血來潮,決定在小女孩放學的時候,去到她學校去接她放學。結果一到那裡牠就看見小女孩被一群男生和女生欺負,牠見了十分的生氣,於是就衝進學校把他們都趕跑了。
  小女孩懟牠很感激,而狼也就突然萌生出想要一直陪在小女孩的身邊,一直守護著她直至她的生命的盡頭的念頭,而牠也實行了。除了是為了報答她的救命之恩,同時牠也是因為當小女孩看見自己那雙像血一樣紅的雙眼並不感到懼怕,甚至覺得很漂亮。
  牠在族裡因為自身的血統不純正的關係一直被人看不起, 而且因為眼睛的顏色對其他族人來說很詭異的關係,所以一直被懼怕著,只有少數的族人不怕牠。
  狼現在已經決定不再回去守世界了。牠要在小女孩身邊照顧著她,正好小女孩也有意要收養牠。
  但是,狼卻沒想到,在那一個月後,把它丟到原世界的損友居然來接牠回去了。原因是家鄉那裡出了點事情,所以牠必須回去幫忙。
  狼知道小女孩很捨不得牠,於是牠就和她做了約定。

——『我之後會來找妳的。等我。』
 
  這是狼在離開之前,用牠的能力在小女孩的腦裡說的誓言 。而小女孩也答應牠會等牠回來。
  只是狼沒想到,小女孩會在牠動身前去找她的時候,自己先來守世界這裡了。而且還因為任務的關係,一人一狼再次相遇了。
  那隻狼,就是銀月;而小女孩,自然便是島崎遙香。

  現在把時間倒回現在,島崎遙香和銀月互相望著彼此,一直都沒說話。冰炎、藥師寺夏碎和其他的月狼們紛紛認為自己是局外人,所以都一致到稍微遠的地方去進行後續手續。
  在對望的期間,島崎遙香想起了三年前的事情,於是便問道:“你…還記得三年前的事情?”
  “當然記得。”
  “為什麼當初要走?”
  銀月看著島崎遙香說道:“那時候,夏瑩森被鬼族兩度突襲, 首領牠們有些抵擋不住了,所以我父親才趕來把我找回去當助力。”
  “那你們怎麼樣了?”島崎遙香緊張地問道。
  “戰況慘烈,死傷不計其數。就算成功把鬼族全數擊退,我們內部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所以我原本想等到內部狀況好些後就去找妳。 但我不知道整頓內部會花這麼長的時間……對不起。”銀月最後低下頭說出牠一直想說的話 。
  島崎遙香揚起嘴角,走到銀月面前蹲下後,就伸出手摸了摸銀月的頭說道:“沒關係。最重要的是你守承諾。”
  “那麼,簽訂契約?”島崎遙香問道。
  銀月聞言抬起頭,然後就看進那雙紫藍色的眼瞳,接著就說道:“我是銀月,真名為戴爾·休格斯。”
  島崎遙香聽到銀月的真名的時候愣了一下, 然後就說道: “我叫島崎遙香。”
  銀月和島崎遙香腳下的法陣一亮,契約就此成立。

  訂完契約後,島崎遙香就和銀月走向眾人那裡。藥師寺夏碎看見島崎遙香後就微笑說道:“事情辦妥了?”
  島崎遙香聽了點點頭作為回應。然後藥師寺夏碎就說道: “我們這裡也搞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了。那幾個入侵者入侵夏瑩森的事情是真的,只不過提早被月狼一族給解決了 。月狼族首領說,牠們之所以會演出這出戲,起初只是為了讓牠解解悶,其次是為了引妳來,但是牠們萬萬沒想到妳居然真的來了,所以就跟著原本的劇本走了。”
  島崎遙香聽出其中的奇怪之處,所以就看著銀月問道:“你不知道我要來?”
  銀月聽了就說道:“首領牠們起初瞞著我這件事,只讓我配合牠演一出戲。事後我才知道。 ”
  “不管怎麼樣,事情就這麼結束了。剩下的就讓負責善後的袍級來處理就好了。”冰炎從首領那裡走來說道。
  冰炎一說完,他身後突然走出兩隻顏色不一樣的狼,一隻很明顯是月狼,另一隻則是有著褐色的毛髮和一雙紅色的眼瞳的狼。
  等牠們走到島崎遙香他們三人一狼面前後, 就化成人形。 月狼化成人形後,成了一個外表年齡看起來差不多只有二十多歲的男性,有著一頭白色長髮和一雙天空藍的眼瞳,身穿著米白色的漢服;而那隻褐色的狼則是化成一個外表年齡看起來差不多也是二十多歲的女性,有著一頭褐色的短髮和一雙紅色的眼瞳。
  那名男性端詳島崎遙香一會兒後,露出笑容的同時也把手放到島崎遙香的肩膀上。但是手一放上去的那一刻,藥師寺夏碎和冰炎發現島崎遙香的臉色不太好看,臉上的笑容也有點僵。
  “我們家兒子終於找到歸宿了,真是太好了!” 說完,那名男性還哈哈笑了幾聲,“我叫夜明,是銀月的父親。妳叫島崎遙香吧?三年前因為家事緊張的關係,所以都沒能好好跟你聊一聊 。”
   約妠也微笑地說道:“我兒子以後就拜托妳了。”
  島崎遙香臉色蒼白地點頭,然後夜明就把手收回去。接著他就突然臉色一變,伸手拽著銀月的耳朵往他那裡拽,惡狠狠地說道:“你這個臭小子,最好好好對待人家小姑娘!要是讓她流一滴眼淚,我就立刻追去你那裡再把你拽回來好好教育一下!”
  島崎遙香聽了就緊張地說道:“等、等等!不要把銀月再帶走了………”說到後面她的聲音就越來越小,反倒是夜明他們則是愣了一下然後開始笑了。而銀月則是有些不知所措地轉過頭,不看島崎遙香和他家人。
  他還真是不知該如何形容現在的心情……
  “好好好~趕緊把咱家的銀月給帶走吧!有空你們兩個回來坐坐吧!”約妠看著不知所措的島崎遙香和銀月微笑地說道 。而且前者還臉紅了。
  藥師寺夏碎和冰炎則是認為他們見到了島崎遙香的另一面。
  他們和月狼族道別後,就張開傳送陣回到學院了。
  至於那突然消失不見的月狼族首領,據稱他已經累了,所以先回家睡覺去了。

——被月光庇佑的狼·完——

※如果看到哪裡很奇怪的話,說一聲,我能改就改。

评论
热度 ( 5 )

© El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