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连

这里是依连的说书楼。

龟速更新中,更新随缘;平常都是用繁体字写文,只是刀剑企划文用简体字;文风时常突变请注意;现在深陷文豪以及刀乱坑中;从写同人文开始只写BG CP,不过现在在腐圈外围试探中;CP杂食者,只要你强烈跟我安利、我又get到那对的萌点,冷门CP我也可以吃

特殊傳說同人文 他們與她

被月光庇佑的狼  (下)
 
  島崎遙香和冰炎坐在一棵樹下稍作休息。但前者正邊休息邊逗玩圍在她旁邊的五、六隻的小月狼,而後者則是閉目養神。
  這是藥師寺夏碎探查完敵人營地回來後所看見的景象。
  其實今早他接到島崎遙香的電話的時候還挺驚訝的。畢竟他們從那天在餐館互相認識對方並交換各自的聯絡電話後就再也沒有任何交集了。就算是在班裡看見彼此也只是微笑,沒有更深一層的交流。
  周圍人都說島崎遙香雖然人很漂亮、為人很有禮貌,而且言行舉止都很得體,也很優雅…但是她似乎老是跟人保持一段距離。而且他還打聽到一個很奇怪的傳言…說島崎遙香的家人是同性戀。
  但都說是傳言了。是真是假誰都不知道,除了傳言的主人公和負責把這個消息放出來的人知道真相罷了。
  藥師寺夏碎只是站在旁邊靜靜地看著坐在樹下的兩位友人,最先發現他的存在的是島崎遙香。島崎遙香微笑地看著他,然後伸出手作出叫他過來的手勢,接著再叫醒坐在旁邊的冰炎。
  藥師寺夏碎走到他們那裡坐了下來。這時,一隻小月狼叼著一個水壺袋給他,他禮貌性地微笑地道謝,然後就打開水壺蓋開始喝了起來 。
  “那麼我們現在交換一下情報吧!我先說我和冰炎所知道的。”島崎遙香首先發言道。
  剛剛他們一被傳送陣送到這裡,藥師寺夏碎就先說他去探查敵營,冰炎和島崎遙香留下收集情報。
  “約妠…就是我們救上來的那隻月狼的母親,順帶一提那隻月狼的名字叫銀月…她說前幾年,有一隻自稱是珖玥山的狼族,在夏瑩森外圍暈倒了。月狼們看在是同是狼族的份上就救了牠。等到牠醒來過後,就說牠的父母原本在族裡是有地位的王族,但是卻被小人陷害,牠和牠父母一起被趕出來了。但是那些小人把牠們從族裡趕走還不夠,居然還跟了上來企圖把牠們殺掉。最後牠的父母為了保全牠所以犧牲了,牠拼命地跑以躲避追殺,最後成功甩掉牠們的時候,牠就已經在這裡了。”
  冰炎接著說道:“有些狼族會收養未成年的狼,所以牠就被收養了。這些年,牠的戰鬥力不斷的被提升,本人也挺隨和的,所以在月狼族裡還挺受歡迎的。但是就在前幾天,他們發現有外來人在森林外徘徊。起初牠們不以為意,因為夏瑩森的結界可以抵擋一切不懷好意的事與物。但是之後牠們發現那些人開始步入森林,一直在搜尋著牠們的蹤跡。”
  “因此月狼族的首領就開始懷疑內部有內鬼。因為牠們隱居多年,都沒有跑出森林過, 沒理由那些不法分子會找到牠們,而且結界那裡似乎也出了問題。就在牠們前去查看結界的核心的情況的時候,盜賊團首先展開圍捕了。接著就是情報裡所記錄的了。”島崎遙香說完,就把不知道什麼時候爬到她頭上然後趴在那裡睡覺的小月狼給抱下來放到大腿上。
  藥師寺夏碎接著彈指,從空間裡拿出一張紙和影像球,然後把紙張平鋪在地上。他伸出食指點在紙張的中間後,許多黑色的線條以他的指尖為中心,往四周蔓延。不久,一張地圖就那樣誕生了。
  “這是敵營的平面圖。營地的北部是營地的入口,如果剛剛我們繼續走而沒有被小月狼帶走的話,我們就可以走到這裡來了。”接著藥師寺夏碎再把手指移到敵營的尾端說道:“這裡是敵營的南部,同時也是紋亞傭兵團和賓玄盜賊團共用的營地。”
  “那另外三個呢?”島崎遙香邊看著地圖邊問道。
  藥師寺夏碎接著就指了營地的東邊和西邊說道:“霖霜盜賊團和曼炫傭兵團在東邊,無華盜賊團則是在西邊。”
  “這五個組織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他們都是獸族,而且原是流寇,只是被人僱來抓捕這些月狼。”冰炎指著那三個營地說道。
  “你們怎麼知道他們原是流寇?”島崎遙香不解地問道。
  “情報班之前所搜集來的資料上寫著,只是他們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沒出現了,現在又出現 。公會曾要求我們袍級一旦看到他們就立刻拘捕他們然後交給夏瑩森的管理人處置 。”藥師寺夏碎說道。
  “夏瑩森的管理人?不是月狼族的首領嗎? ”
  “不是。夏瑩森原本是光之妖精的地盤,只是後來他們要搬遷到其他地區,所以他們就把夏瑩森給月狼當居住地,現在因為他們已經退出歷史了所以不方便出面趕走這些入侵者。” 冰炎說道。
  哦——但是,這就是說那些組織的名字是臨時取的,然後那兩個傭兵團的名字是取來唬人的嗎?”島崎遙香恍然大悟道 。
  藥師寺夏碎微笑地點點頭。
  接著島崎遙香就站起身,拍掉粘在袍子上的泥土說道:“那麼!現在只需要確認關著月狼們的地方在哪裡就好了!”

  島崎遙香和冰炎等人製定好計劃後,就出發前往敵營。到了那裡,他們找一個隱秘的地方躲起來後,島崎遙香就放出感知搜尋月狼們的蹤跡。
  “直接放出感知好嗎?那三個盜賊團不是精通術法嗎?”島崎遙香把感知放到敵營的周邊後說道。她擔心一旦把感知延伸進去就引起敵方的注意。
  “但是妳的感知的隱秘度很高不是嗎?我可是聽安因稱讚過妳。”藥師寺夏碎微笑地說道。
  島崎遙香一聽就立刻把頭轉過來看著藥師寺夏碎問道:“ 你怎麼知道的?安因先生可是在社團活動的時候說的。”
  “我跟你是同一個社團的。自然知道。”藥師寺夏碎繼續微笑地說道。
  “…………”
  接著島崎遙香就很放心地把感知放進敵營裡,很快的她就找到月狼們了。於是他們就隱藏氣息,途中還打暈幾個負責巡邏的傭兵團和盜賊團的成員,一路往目的地走。
  來到位於敵營的正中央的超大型的帳篷, 冰炎掀開帳篷的一角,往裡頭看,確定沒人後, 他們三個就走進帳篷裡。
  一走進去,原本被關在籠子裡的月狼紛紛對著他們低吼著 ,但是一聞到他們身上有同伴的氣息,就停了下來。冰炎見了就說道:“我們是代表公會前來解救你們。請配合。”
  接著冰炎和藥師寺夏碎就打開那些籠子,島崎遙香張開傳送陣,讓所有的月狼站進去後傳送回森林裡。
  但是等他們全部傳送完後,卻發現事情有點奇怪。
  “首領不在呢…”島崎遙香喃喃說道。
  “看來是他們把牠藏起來了。”冰炎環顧四周後說道。
  “但是書本上記載,月狼族的首領都差不多有這個帳篷這麼大,因此他們特地立這個帳篷無非是要把首領關在這裡, 但是在這裡卻沒看見牠,不是很奇怪嗎?而且就算真的把牠藏進另一個空間或者是用隱藏結界困住牠,那很消耗精神力的。”島崎遙香說道。
  因為月狼族稱得上是開外掛的幻獸。牠們的一生可以侍奉好幾位主人,這個主人去世之後牠們還可以選擇其他人定下契約、也可以單方面和人解除契約、精通武術和術法的種族。任何術法、結界都傷害不了牠們,因此如果用結界困住牠們的話,牠們可以影響結界的運作,甚至強行破壞 。
  在藥師寺夏碎要說什麼的時候,突然有一支箭從帳篷外射了進來。藥師寺夏碎一閃開, 更多的箭射了進來。島崎遙香立刻張開結界罩住他們三個。
  “我就說一定會被發現的…”島崎遙香苦惱地說道。
  “這是遲早都會發生的事情,現在只不過是提早罷了。”冰炎握住在空中凝結的幻武兵器說道,藥師寺夏碎也跟著拿出自己的幻武兵器備戰。
  箭雨一停下來,帳篷的外層自然是被破壞了。因此他們可以很清楚地看見一大群的獸人圍著他們。
  島崎遙香見了,解開結界後就邊伸出手邊說道:“克魯斯。” 接著一把武士刀凝結在空中,她的背後也出現兩個刀鞘,只是有一把刀還收在自己的刀鞘裡。
  “我們代表公會前來清理門戶。請諸位立刻離開夏瑩森, 否則別怪我們以暴力相對。” 島崎遙香微笑地說道。
  那些獸人一聽到島崎遙香的話後,冷笑了幾聲,接著就衝上前要攻擊他們。
  島崎遙香的刀還沒舉起,冰炎就已經打倒一大批的人,藥師寺夏碎也效率高地打倒一批又一批的人。
  這時,站在不遠處的獸人拿出幾個小籠子放在地上,把籠子的門打開之後,幾千萬隻小蟲就從籠子裡爬了出來。
  “小心。那些蟲子有毒。”冰炎說道。
  島崎遙香一看見那些蟲子就倒抽一口氣,藥師寺夏碎見了就邊把被他打飛但是又再接再厲向他衝來的獸人繼續打飛邊問道:“遙香, 怎麼了?”
  “蟲、蟲子…我怕蟲子…”島崎遙香邊瑟瑟發抖邊說道。藥師寺夏碎聽了就有些嚇到,不小心把一個獸人給打飛到森林的遠處。因為他沒想到島崎遙香居然會怕蟲子…不對,女生本來就比較怕蟲子,只是守世界的女生不怎麼怕罷了。
  突然有隻蟲子爬上島崎遙香的小腿,島崎遙香一見就立刻尖叫著把蟲子掃開,接著就看見周圍沒有被藥師寺夏碎和冰炎剷除、不斷向她靠近的蟲子,她嚇得用自己手裡的武士刀一橫劈,就把大批的蟲子連同獸人一起打飛出去。
  那些蟲子被劍氣碰到的那一刻,就化成灰了;而那些獸人則是暈倒在一旁。
  “是誰放出那些蟲子的!給我逮到你就死定了!”島崎遙香怒氣沖沖地舉著刀指著眼前的獸人說道。
  接著島崎遙香就從背後拿出另一把刀,然後衝向前把敵人一個接著一個打暈。因為妖精要求袍級把這些不法分子打暈,之後交由他們處置。
  看著眼前的島崎遙香,藥師寺夏碎忍不住笑了。面對任何人或任何事都以優雅和禮貌相對的島崎遙香居然會在蟲子面前破功,真的太有趣了。
  “別笑了。趕緊把這些人綁起來。”冰炎冷冷地看著笑到蹲在地上的藥師寺夏碎說道。

  把最後一個人的雙手綁起來後,島崎遙香就讓他坐在地上 。藥師寺夏碎接著就對著眼前差不多有百多、說不定近千的獸人說道:“ 你們是時候說出,月狼族的首領的所在地了吧?”
  但是獸人們卻全都緊閉著嘴巴。島崎遙香接著就對著藥師寺夏碎說道:“他們不說也沒關係。我幫他們說。”
  接著島崎遙香走到一個有著黑色毛髮的耳朵和尾巴的獸人的面前,蹲下後問道:“請問您們五個組織裡有什麼種族?”
  那個人怯怯地看著島崎遙香回答道:“狼、狼族和、和犬族…”他可沒忘記剛剛島崎遙香是怎麼以一人之力直接把他們近千人打暈的 。
  “您要不要換答案呢?”島崎遙香露出燦爛的笑容問道。
  那個人抖了一下發出單音:“誒?”接著島崎遙香伸手點了一下那個人的額頭,接著那個人直接變成一隻狼了,而且仔細一看就可以發現這隻狼居然是月狼!
  “其他人應該不需要我幫忙變回原本的形態吧?”島崎遙香繼續保持剛剛的笑容轉頭看著其他的獸人說道。
  一聽到這句話全部獸人都趕緊變回原本的形態。冰炎和藥師寺夏碎這時發現所謂的『敵人』……其實全都是自己人……
  然而,在一片灰白色中,卻有兩個突兀的獸人還坐在原地。
  “我聽約妠夫人說過,牠們的部族首領的年齡雖然已過千, 但是牠仍然像個熱血少年一樣 ,永遠坐不住。一有熱鬧就要參一腳;如果日子過得太無聊,就要惹出一些事端來娛樂自己。”島崎遙香邊往那兩個獸人那裡走去邊說道 :“而且我還聽說……牠們前去解決入侵者時, 首領有跟著去呢。”
  聽到這裡,冰炎和藥師寺夏碎露出了然的表情看著島崎遙香。
  島崎遙香走到那兩名獸人的面前後蹲下來看著那個有著白色毛髮的耳朵和尾巴的獸人露出抱歉的笑容說道:“用這麼粗暴的方式把您給制服真的是很抱歉哦,首·領·大·人。”
  那個獸人聽到島崎遙香說的稱呼後,露出笑容說道:“哎呀 ~被發現了啊~真是的,我還沒玩夠呢~”
  “這麼玩我們公會很好玩嗎?”冰炎環手抱胸問道。
  “我可是過了百年的安逸生活了哦,每天都過得這麼單調心臟遲早會出問題的。”
  島崎遙香解開綁著眼前的兩名獸人的繩子後說道:“約妠夫人口中的那名『被撿回來的珖玥山狼族』應該是配合您的謊言而說的吧?事實上牠,也就是站在您旁邊的這位是您的親戚,他只是剛好來探望您,您就把牠編排在您的故事中 。”
  月狼族首領瞪大眼睛說道:“妳是怎麼知道的?這個消息我敢肯定族裡沒人敢說出來。”
  島崎遙香見了也只是微笑地說道:“猜的~ ”
  月狼族首領一愣,不過很快又露出笑容笑道:“妳真有趣!真不愧是銀月親自選擇的人呢 ~”
  這次換島崎遙香愣在那裡了,“哈?”

  島崎遙香幾乎是下意識地往後看,她一轉身就看見銀月坐在她身後。銀月張開陣法,用牠那雙紅眼睛看著島崎遙香說道:
  『吾名為銀月,是焰之谷狼族與月狼族的後人。汝,願意與吾簽訂契約,讓吾侍奉在汝左右?如願意,請說出汝的名字 。』

  島崎遙香這時就想起,為什麼月狼族在一開始都沒問他們三個的名字。
  因為月狼還有一個能力,那就是可以直接不顧對方意願,與其簽訂契約。但是,這個能力只能在知道對方的名字的前提下發動。因此他們從不隨便問人名字………

作者語錄:
  沒人回答我的問題嗎? 讓我有點傷心呢QAQ

评论
热度 ( 4 )

© 依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