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ne

这里是依连的说书楼。

*头像取自pinterest,侵权的话请私信我,我立刻换下来。

*封面来自鹤见太太的,侵权的话请私信我,我立刻撤下来。

特殊傳說同人文 他們與她

嗯…大家晚上好。我感到萬分的抱歉,居然拖了這麼久才更文。我這個星期過得很匆忙,一直有種跟不上老師的速度的感覺,還好下個星期就放假了,可以讓我好好調整一下狀態。
另外我有個問題想問一下,如果要寫一篇講述一對夫妻的故事,然後開頭的時候我就以他們的孩子的視角來寫,那麼接下來在開完開頭後的分割線之後的內容也是以孩子的視角來寫嗎?
希望有人可以回答我,用私信或是在評論那裡說都可以哦~ 隨時歡迎。老話一句,要批評的在評論那裡說;哪裡很奇怪的也請說出來。
下次會寫長一點。
那麼,正文開始~~ ↓

被月光庇佑的狼 (上)🐺
 
  “島崎,妳有聽過月狼嗎?”
  正在翻閱資料的島崎遙香聞言抬起頭,看著和她有一些交情的黑袍巡司說道:“有。在教科書裡看過。”
  那名黑袍巡司,林書翎,從手裡的文件夾中抽出一份情報然後遞給島崎遙香說道:“居住在夏瑩森的月狼出了點狀況 。日前有五個術法高強的不法分子到夏瑩森那裡捕獵月狼 。其中的不法分子就有三個是精通術法的盜賊團,剩下兩個是傭兵團。原本情報班說只有一個盜賊團來進行捕獵, 所以驅逐任務等級只有白袍那一個階級…但是現在狀況發生變化,因此任務提升到需要紫袍或以上的袍級著手處理 。我是因為信任妳的實力所以才特地直接把這個任務交給妳的。”
  夏瑩森,是一個到了夜晚就有很多螢火蟲到處飛的森林, 而那裡則是被月狼一族掌管著。月狼族可以說是瀕臨絕種的幻獸,因為牠們的毛髮很漂亮。月狼族會在每個月的月圓之日到寬闊、地勢較高的地方“曬”月亮。接著牠們的毛髮會吸收月光,從最初的偏黑的灰黑色變成如月光般的銀白。尤其是已經成年的狼群,牠們的毛髮通常都是偏白的銀色,不止顏色十分地漂亮,就算牠們沒有清潔自己身上的毛髮,但是那些毛髮卻奇跡似的不會打結,甚至散發著淡淡的香味。
  不止如此,月狼的毛髮到了晚上還會微微發光,在黑暗的空間裡走動,簡直就是會行走的光源。加上月狼族的骨頭和牙齒經過加工之後可以當做驅邪的護身符和法陣、符咒以及詛咒的媒介,因此牠們很珍貴。
  月狼族很難探查到牠們的蹤跡,因此要抓牠們進行商業活動或讓牠們成為自己的契約幻獸等等一系列活動變得十分的困難。因此在黑市上的價格十分地昂貴。
  很多人都肖想可以跟牠們簽訂契約的原因除了帶出去很有面子之外,還有因為月狼的攻擊力、防禦力、體力和力氣都很強也很大,當座椅、武器和苦力都沒問題。
  月狼族的壽命比一般的幻獸長上很多倍,聽說還跟精靈的壽命一樣。牠們成年的年齡是一百歲,而且牠們在一百歲之前會如同原世界的狼群一樣地成長,但是到了成年以後, 身體不再成長;反而是每過一百年,身體就會大一倍。目前教科書裡記載的月狼的體型最大也只有一座宮殿那麼高大而已。
 
  大概翻看過情報後,島崎遙香說道:“知道了。我會完成任務的。”接著她就轉身打算走出公會分部。但是林書翎卻趕緊拉住她 。
  “妳該不會要自己一個人去解任務吧?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是絕不會讓妳去的。”
  島崎遙香一臉疑惑地看著林書翎問道:“為什麼不可以?”
  林書翎環手抱胸挑了挑眉說道:“第一,就算妳是新晉紫袍, 但妳之前接的那幾十個任務都是簡單到不行的任務,幾乎是沒有打鬥的情況 ,因此我不知道妳的實力究竟在哪裡。 第二, 如果你受重傷,我會被令尊們追殺的。請不要造成我的困擾。”
  島崎遙香聽到第二個理由的時候無奈地歎了一口氣,然後說道:“知道了。我找人幫忙就對了。”
  “哦?那妳現在就在我面前找人吧。”
  島崎遙香知道林書翎只是要確定自己真的有找其他袍級一起去解任務,所以她想了一下有什麼人選的時候,腦袋裡自動跑過兩個人影。接著她就從口袋裡拿出手機,打開聯絡簿後就找了一個號碼打過去。
  等到電話的另一頭接通之後,她就說道:“喂? 藥師寺。我是遙香。我有事要請你幫忙……”

  等到眼前的景象變得清晰後,島崎遙香緩緩張開剛剛閉上的眼睛,然後開始到處張望,接著就看見熟悉的兩個身影,她也朝他們那裡走去。
  冰炎看著走到他和藥師寺夏碎面前的島崎遙香身上的紫袍問道:“妳什麼時候晉升為紫袍的?”
  島崎遙香聽了露出些許困擾的神情說道:“這個…說來話長…”看著冰炎那雙直瞪著自己的紅眼睛,她邊在心裡想冰炎好像兔子邊說道:“昨天我去左商店街那裡要買點東西,然後路上看到有兩個惡靈學院的紫袍欺負店家,我就走過去要打圓場但是那兩個人居然還罵我,甚至要拿東西砸我,所以我直接動手把他們給打趴在地上了。然後剛好也到左商店街的安因先生見狀就自動幫我聯繫惡靈學院,讓他們叫負責人過來處理一下。接著安因先生就…連哄帶騙?是這麼說的嗎?…總之,就是讓那個負責人把紫袍的資格給我。”
  聽完過程的藥師寺夏碎和冰炎用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島崎遙香。藥師寺夏碎在想島崎遙香真幸運;冰炎則是在思考自己也要不要找一個紫袍然後打趴他來拿資格算了,比考試拿資格容易多了。
  “那個…兩位看一下情報吧。我去探查一下 。”說完,島崎遙香一彈指,剛剛林書翎給她的情報就出現在她手上。她把情報遞給冰炎後就往森林裡走去。
  島崎遙香確定自己沒有還在冰炎他們的視線裡後,就深吸一口氣、閉起眼睛,然後開始把感知擴展出去,仔細地感知著森林裡的一切 。突然,她感知到她旁邊的草叢裡有五隻小生命在盯著她,這讓她有些嚇到了。因為這些小生命居然在這麼小的年紀就會把自己的氣息隱藏得這麼好,居然要使用感知才探測得到牠們的蹤影。
  島崎遙香把感知收回後,就蹲下來,看著草叢露出微笑說道:“有什麼事是需要我幫忙的嗎?我是公會派來的紫袍,是來幫你們的。”
  接著,草叢就走出一隻有著灰黑色的毛髮和一雙天空藍的眼瞳的小月狼。只見牠一臉防備地看著自己,島崎遙香嘗試性地慢慢伸出手,然後放到小狼的頭上輕輕地撫摸。小月狼從最初的抗拒到有些習慣島崎遙香的撫摸後,她就把手轉移到牠的下巴撫摸,見對方很享受的樣子就嘗試抱起牠,然後看進小月狼的眼睛裡。
  月狼的眼睛擁有看透人心的能力,如果對眼前的人心存懷疑,只要看進那個人的眼裡便可得知他心裡在想什麼。因為年紀還小的小月狼自然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擁有這樣的能力,所以島崎遙香只好靠人工的方式讓牠知道。
  小月狼發現島崎遙香真的是來幫牠們之後就掙扎著要脫離她的禁錮。掙脫後就跑回草叢,然後再次出來的時候就是五隻小月狼一起出來了。
  另外一隻比剛剛她抱的小月狼身材稍微大一點的小月狼靠近她後在她腦內說道:『我們的叔叔掉進盜賊的陷阱了, 幫幫牠好不好?』
  島崎遙香點頭的同時,冰炎和藥師寺夏碎走到她身後,那幾隻小月狼再次警惕了起來。島崎遙香邊伸出雙手摸了摸其中兩隻小月狼邊說道:“別緊張,他們是我同伴 。”接著就看著冰炎他們說道:“這是躲在一旁的草叢裡的月狼,剛剛他們說有一隻月狼掉進敵人的陷阱了,讓我們去幫幫牠。”
  冰炎聽了就說道:“那就讓牠們負責帶路吧。 ”
  小月狼們聽了就紛紛走到森林小路那裡領著島崎遙香他們走。過程中,島崎遙香有從冰炎和藥師寺夏碎一起稍微討論了一下情報裡的資料。不知不覺他們走了一小段路後就來到一個不算太大也不算太小的坑洞前,藥師寺夏碎探出頭往下看,果真看見一隻毛色是深灰色的月狼在陷阱底下不停地掙扎要跳出陷阱,但是卻每次在要跳出來之前就被一個無形的墻壁彈回去。
  島崎遙香見了就說道:“看來是加了屏障的陷阱。要想辦法解開才行…”
  在島崎遙香轉頭要和冰炎商量如何解開屏障的時候,她看見冰炎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爆符 。他把爆符變成一把短刀後就一刀插在陷阱的一個角落。接著屏障的陣法直接顯現出來,然後屏障就那樣停止運作了。
  島崎遙香驚訝地看著正在碎裂的陣法,然後再把目光放到冰炎身上。後者見了就說道:
  “這麼簡單的屏障還要用那麼費勁的方式解開,那麼用那個複雜的方法的人一定是個傻子 。”
  “………”我正好就是那個傻子。島崎遙香在心裡說道。
  屏障一解開,被困在陷阱裡的月狼就趁機跳了上來。接著就對著島崎遙香他們低吼,然後吠了幾聲。
  原本安安靜靜到站在旁邊的小月狼聽到那隻體型差不多有成年狼那麼大的月狼的吠聲後也跟著吠回去。
  因為牠們並沒有把他們的話語給翻譯過來所以沒學獸語的島崎遙香和藥師寺夏碎只是傻傻的站在一旁,而冰炎聽了一會兒接著就不耐煩地喊道:“吵死人了!給我安靜點!”
  這麼一吼,六隻狼就瞬間安靜了下來,然後齊刷刷地看著他。島崎遙香見了,乾咳一聲吸引牠們的註意力後後勾起嘴角說道:“我們是公會袍級,懷著善意前來解決月狼族所面對的問題。”
  那隻月狼抬起頭盯著島崎遙香看,這時她才發現牠的眼睛像紅寶石一樣的紅,跟身後的某白袍一摸一樣。不過她知道那隻月狼要測試她,所以她就大方地迎上牠的目光。
  幾秒過後,那隻月狼就移開目光,然後說道:“感謝諸位的幫助,我對剛剛的行為感到萬分的抱歉。請各位隨我來。”
  接著他們就跟著那隻月狼走,只是才走幾步, 牠就張開傳送陣,要把他們連同那五隻小狼一起轉移走。
  在陣法啟動之前,島崎遙香發現那隻月狼一直盯著自己, 而且看著牠那雙紅眼睛,心裡一股熟悉感油然而生………

评论
热度 ( 3 )

© El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