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ne

这里是依连的说书楼。

*头像取自pinterest,侵权的话请私信我,我立刻换下来。

*封面来自鹤见太太的,侵权的话请私信我,我立刻撤下来。

特殊傳說同人文 他們與她

  大家好,我是Elene。首先祝大家端午節快樂…雖然我接下來要po的文完全跟端午節八竿子打不著邊。
  因為我不怎麼習慣寫連續的,所以遙香和冰炎他們的相遇到現在夏碎和漾漾一起出發去找冰炎這一連串的故事我會以單篇或者是好幾個故事共用同一個標題這樣。
  嗯…大家可以在下面評論,我會看的。

那麼,正文開始。↓

初見之時🍀
 
  “請問你們有時間嗎?”
  正在低頭吃午餐的冰炎和藥師寺夏碎聞聲抬起頭,就看見一個有著一頭白色短髮、一雙藍紫色的眼瞳和穿著白袍的女生捧著貌似裝了湯的鍋站在他們面前。
  藥師寺夏碎看了冰炎一眼,覺得搭理一下眼前的女生沒什麼壞處後,他便開口問道:“有什麼事嗎?”
  只見女生揚起笑容,把鍋放到桌上後就從身後背著的背包拿出一個紙質盤子和用袋子裝起來的湯勺。然後她就打開鍋蓋,用湯勺舀了一勺的湯倒進盤子後就放到兩人面前,“請你們幫我嘗嘗看這湯的味道,然後再告訴我你們的意見。”
  冰炎和藥師寺夏碎聽了便拿起各自的湯匙舀起眼前的湯然後送到自己的嘴裡。
  “好喝。”冰炎把湯吞下去後說道。
  “只有這樣而已嗎?”女孩有些為難地說道。
  “嗯…湯很清甜,把食材原本就有的甜味給帶了出來…”接著藥師寺夏碎就舀了盤子裡的蔬菜然後放進嘴裡,仔細品嘗後繼續說道:“蔬菜煮得剛剛好,脆脆的…算是一個可以大賣的湯 。”
  把剛剛藥師寺夏碎說的話記進一個簿子裡的女生記錄完之後就往後退幾步,然後就朝藥師寺夏碎和冰炎九十度鞠躬,“謝謝你們寶貴的意見。這是我家的餐廳的傳單,如果有時間就去那裡品嘗我們家的廚師煮的飯菜吧!”
  語畢,女孩從書包裡拿出兩張傳單然後分別遞給冰炎和藥師寺夏碎。
  冰炎看了一下傳單,就看見餐館的名字是太陽花餐館。傳單上畫著一朵有臉、有腳,而手則是用長在莖上的葉子的太陽花充當吉祥物,那朵吉祥物還說了一些特別套餐的優惠價格,還說學生有更優惠的價格,而且還說週二到六某個時間段去的話餐館會贈送特別禮物。
  冰炎把名片翻了一面後就發現後面畫著餐廳的所在位置的地圖,而且仔細一看,冰炎就發現這間餐館就在左商店街那裡。
  “那麼,再次謝謝你們。希望你們可以捧場我家的餐館。 我先走了。這碗湯就拜托你們喝完了。”說完女生就把勺子放回塑料袋再放回背包裡後,就端著鍋走到下一張桌子找人試湯的味道。
  “冰炎,那個女生是不是和我們同班,然後名字叫島崎遙香 ?”藥師寺夏碎看著女生的背影問道。
  冰炎聽了邊把名片放進口袋邊說道:“嗯。”
  “可是她好像一臉不認識我們的樣子耶……”
  “…………”

再會之時🍀
 
  符咒課結束之後,便是午餐時間。藥師寺夏碎和冰炎一如既往來到學生餐廳,但是眼前的景象讓他們微微瞪大眼睛了。
  今天不知道是吹了什麼風,整個學生餐廳爆滿了人,人都還被擠到餐廳入口處。外面的人連擠進去的機會都沒有, 才剛找到一點空隙擠進去,下一秒就被人當做垃圾一樣往外拋 。
  “……我們換一個地方吧。”藥師寺夏碎從口袋裡拿出昨天拿到的傳單在冰炎前面晃了晃,後者瞥了他一眼,之後就往左商店街的方向走去。
  藥師寺夏碎見了便趕緊跟了上去。
 
  當他們照著傳單上的地圖走,順利來到目的地後,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畫著一朵太陽花並寫著餐館名字的立式招牌,然後招牌的右邊便是餐館。
  建築物是由紅磚築成,餐館外有十張桌子,有五張是在遮陽棚下,另外五張就在餐館外的草地上,還附有太陽傘。周圍還種著很多品種的花,有些是原世界的花,有些則是守世界的花 。可見餐廳的主人經常出入原世界和守世界。
  一走到餐廳裡一陣花香撲鼻而來,接著便可聽到悠揚的音樂。雖然餐廳裡的人還挺多的,但是卻全都很有默契地不會大聲喧嘩。
  他們隨便找了一個座位坐了下來,然後一個胸前掛著照相機的男性服務生微笑地拿著兩本菜單和手冊朝他們走來。
  服務生把菜單放到冰炎和藥師寺夏碎面前後,便靜靜地站在一旁。冰炎隨便翻看過後就說道:“學生餐一份。”
  藥師寺夏碎聽了微笑地說道:“來兩份學生餐。”
  服務生記下後便微笑地問道:“那麼,兩位要什麼飲料呢? 是卡布奇諾還是雪蘭花果汁?”
  這兩種飲料是學生餐附帶的,冰炎和藥師寺夏碎同時點了卡布奇諾。接著服務生說道:“因為兩位是在本店限定贈送神秘禮物時間內點餐,因此有神秘禮物。請兩位看向這裡 。”話中的語氣還挺愉悅的。
  藥師寺夏碎和冰炎起初還不知道服務生要幹嘛,但是當他們看見服務生拿起相機並拍他們之後,他們才發現自己被拍了。
  服務生收回菜單後便微微鞠躬,請他們稍等片刻後便去招待剛剛才進來的客人。
  冰炎把頭轉回去有些不悅地說道:“什麼神秘禮物需要照片的?”
  藥師寺夏碎抱著好玩的心情聳聳肩道:“我是不知道,不過我對於這個神秘禮物有些期待。。”
  不久,他們點的餐點被服務生端到他們面前,兩杯卡布奇諾也就放到他們面前。在兩人要拿放在旁邊裝著熱水的鐵杯子裡的餐具的時候,同時看見卡布奇諾上的拉花圖案然後愣在那裡。
  因為那個拉花圖案是他們倆的樣子,只不過圖樣是Q版的, 乍看之下還挺可愛的。
  “……這就是神秘禮物?”良久,冰炎開口問道 。
  藥師寺夏碎看到其他桌的客人同樣點了卡布奇諾然後看見拉花圖案後紛紛在那裡驚呼好可愛之類的。接著他看著冰炎說道:“看樣子應該是了。做得還挺精致的,說是神秘禮物也不為過。”
  冰炎冷哼一聲後開始默默吃著自己的餐點,不過藥師寺夏碎看得出他很小心翼翼盡量不要碰到咖啡杯,看到這裡他忍不住輕聲地笑了。冰炎見了就瞪了他一眼,可藥師寺夏碎忽略那雙快要瞪穿他身體的兇狠目光,優雅地吃著餐點 。
 
  吃完餐點,藥師寺夏碎和冰炎慢悠悠地喝卡布奇諾。等到他們喝完的時候,學校制定的午餐時間也快結束了。
  兩人走到櫃檯那裡準備結賬,但是櫃台那裡卻空無一人。 等了一會兒,昨天遇見的白袍女孩一蹦一跳地到櫃台這裡 。
  “不好意思讓您們久等了。”首先她一鞠躬表達歉意後便直起身子靠近收銀機說出他們剛剛的學生套餐的金額。
  接著冰炎就阻止藥師寺夏碎要拿錢出來還餐費,拿出自己的白袍的白卡遞給島崎遙香。島崎遙香接過卡片後就發現遞卡給她的人是昨天她有請吃試吃品的學生。
  “…二位是Atlantis學院的學生吧?”在島崎遙香仔細看藥師寺夏碎的臉之後有些驚訝地說道:“你不就是昨天在所有人當中給的答案就像電視裡的美食主持人講的話的那位同學嗎?”
  冰炎聽了島崎遙香給藥師寺夏碎制定的標籤後,呵呵笑了一聲,而藥師寺夏碎則是愣了一下,接著微笑地說道:“應該是吧。”
  島崎遙香聽了就揚起優雅的笑容說道:“你們好,我叫島崎遙香,國中一A部的。”
  藥師寺夏碎聽了也跟著自我介紹道:“我叫藥師寺夏碎,旁邊這是冰炎。我們都和你同班。 ”
  島崎遙香邊用白卡付賬邊驚訝道:“咦?你們和我同班嗎? 那麼之前班上的人說威武的紅牌搭檔就是你們咯?”
  “……大概是吧…”藥師寺夏碎不好意思地說道。
  手續結束後,島崎遙香邊把白卡還給冰炎邊說道:“好,謝謝惠顧,歡迎下次再來。”
  冰炎把白卡收回口袋後,就和藥師寺夏碎一起走出餐館。

  只是他們還沒走多遠,就聽到島崎遙香在身後喊他們。
  島崎遙香踩著優雅的步伐,快走到他們這裡, 然後遞給他們兩張照片。
  他們接過之後就發現那張是剛剛他們在餐館裡的拍的照片。
  島崎遙香微笑地說道:“在本店贈送神秘禮物的時間來做客的客人,他所獲得的神秘禮物除了以自己的樣貌變成了卡布奇諾的拉花圖案,還可以拿回剛剛服務生拍的照片。”
  把照片收進口袋後,冰炎就率先往前走,“知道了。”
  島崎遙香看著愛理不理的冰炎的背影,藥師寺夏碎打圓場道:“我相信我的搭檔的意思是我們三個一起回學院。”
  島崎遙香聽了就微笑地和藥師寺夏碎並肩跟上冰炎的腳步。

  “既然二位是我同學,那麼日後請二位多多指教了!叫我遙香就可以了。”

12062016  修正文章
27862016  修正標題

评论
热度 ( 4 )

© El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