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ne

明年搬家,這個號就用來發一些瑣碎事還有更新之前參加的企劃的文了,大家要取關自便。

小确幸 Episode 1:Morning Wellingbell (下)

※ 这篇文章属于刀剑乱舞乙女向企划。企划的名字为“黑白公寓”。

※ cp:大学生鹤丸国永 X 身为大学生的有名字的审神者。

※ 架空现代paro。

※ 欲知详情,请看这里  @刀剑乱舞黑白公寓企划号 也请大家关注一下黑白公寓的tag号继续追踪其他故事。

※ 人物可能存在OOC。

※ 现在要出去的话还请自便,我不会强留你。

※ 推荐BGM:《Ready to Love》by Stevie Hoang

※ 忘了说了,这章里有一位十分活泼的角色,是来自这家的  @怪谈左右



  看着巴士风尘仆仆地驶离公寓的大门前,继续往山上前行,鹤丸国永转头看向站在旁边正在用手捂着嘴打哈欠的雨森优。

  “今天忙了一整天累坏了吧?”鹤丸国永边拉起自己的行李箱的拉杆边说道:“待会儿上去房间后就休息吧。”

  雨森优闻言点点头,然后也拉着自己的行李箱转身看向旁边的公寓的篱笆门。

  公寓的四周围围绕着四面高高的水泥墙,在篱笆门那裡的柱头灯的照耀下,可看见两边水泥墙上还有一大片的常春藤在上面肆无忌惮地攀附着,差不多前面这里一整排的水泥墙都被这攀藤植物覆盖了。在两人的面前的是一个高高的中世纪哥特式黑色篱笆门,但是门只是简单地用门栓拴住。鹤丸国永走过去拉开门栓后,便和雨森优一起走了进去。

  走进公寓内部,他们边四处张望周围的环境边往通往公寓内部的大门那裡走去。公寓的四周都种满了许多植物,而且四周也有灯光打上去照亮公寓的四边墙壁,因此两人都看见一栋通体黑色的建筑物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不过白色那栋建筑物裡头黑漆漆一片,而且旁边也放着一些建筑材料——看样子白栋仍在装修。

  雨森优伸手敲了敲眼前这灯火通明的黑栋的大门。当门被打开的时候,鹤丸国永和雨森优惊呆了。

  一个身高大概有一米八左右,有着一头紫色短发的女子站在大门那裡看着他们。女子来回看他们两个后,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说道:“这不是雨森小姐和国永先生吗?快请进,要知道现在就算是夏季,但是夜晚的寒风吹久了还是会得感冒的。”

  看来这位身材高挑的女性就是房东了……鹤丸国永和雨森优在心裡不约而同地想。

  拖着行李箱走进公寓裡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十分亮堂的大厅。一盏设计简约的水晶灯高挂在入口处这裡的天花板上,其设计风格与这古典的公寓十分合称,可见房东在选择灯盏方面下了一番功夫。大门的右边有一个长型柜台,而柜台旁边的墙上有一块只贴了几张不一样颜色的便利贴的大型布告板。

  鹤丸国永走到布告板前,想仔细看那几张便利贴上面写了什麽的时候,女子把门关好后,站在原地自我介绍道:“两位晚上好,欢迎来到黑白公寓。虽然之前用邮件联络的时候我已经说过的我名字和身份了,不过再次容我再次自我介绍——我是黑白公寓的房东,叫我艾尔恩就好了。”

  “哦,您好。”

  “您好。”

  鹤丸国永和雨森优在艾尔恩自我介绍完后纷纷向她打招呼。接着鹤丸国永再次看向旁边的布告板。每张便利贴上有着不一样的字迹,有些看起来十分秀气,也有些字迹十分粗旷,不过上面统一都写了一行的三位数的数字——看起来像是房号——人名、简短说明和时间,而且上面的日期还显示是今天。

“这个布告板平常都没什麽特别的用处。不过如果房客晚上晚归需要我给他们留门的话,就会写一张便利贴贴在这裡。”艾尔恩走到鹤丸国永的旁边解说道,雨森优闻言也拖着行李箱走到旁边一起看布告板上的便利贴。

  “这点子真不错啊!那便利贴上面需要写什麽呢?”鹤丸国永听到公寓的佈告板居然还有这个用法,兴致勃勃地问道。

  “上面只需要写上你的房号、姓名、晚归原因和回来时间就好。”艾尔恩顿了一下,接着说道:“那么,在我给你们签署房租合同之前,我给二位简单说一下黑栋的公共设施吧?”

  见两人都点头后,艾尔恩边往前走边介绍道:“这裡再往前走的话就是公共娱乐区域,那裡有电视和沙发,大家可以坐在那裡聊天、看电视节目、看书之类的娱乐活动。”

  艾尔恩接着领着鹤丸国永和雨森优走到一条小走廊,“这条走廊靠左这裡是公共厨房,末端的那间房间则是生活用品仓库;靠右这裡就是我的卧室和书房了。如果你们有事的话可以来这裡找我,或者打我的座机。我的卧室、书房和柜台那裡的座机是连同的,而且我24小时全天候待机,所以你们随时都可以找我。

  “……不过因为厨房旁边就是仓库了,所以还请你们使用厨房时不要引起火灾或者是小型或大型的爆炸,而且炸厨房是一个十分严重的罪行,还请二位谨记这点。”

  看着艾尔恩说着这句话时露出了有些过于灿烂的笑容,两个初来乍到的小萌新房客觉得艾尔恩并不是如表面上的和蔼可亲,纷纷点头如捣蒜表示理解。

  “一楼差不多就是这样了,楼上三层全都是房间,然后楼顶天台是开放给所有房客上去吹风和看风景的。那裡也有摆放着桌子和椅子,你们可以坐在那裡边聊天边鸟瞰山下的风景,很漂亮的哦,而且目前为止其他房客给的反映都很好。”

  “黑栋这裡的房间全部被租了吗?”雨森优好奇地问道。

  “嗯,是的。我没想到房间会这麽快就全数被出租,不过大家住得开心就好。”艾尔恩微笑地说道。

  “看来我们遇到好的房东了呢~”鹤丸国永凑到雨森优的耳边小声说道,说完他单眨了一下右眼,雨森优虽然在鹤丸国永突然凑到自己耳边小声说话有些吓到,不过她仍点头表示赞同。

  艾尔恩看到雨森优和鹤丸国永咬着耳朵说话,露出欣慰的笑容说道:“看来两位相处得蛮不错的,真是太好了。”

  鹤丸国永闻言,勾起嘴角说道:“是啊,能遇到这么好说话的室友真的是太好了。”雨森优则只是淡笑不语。

  这时,高跟鞋扣地的声响由远至近从走廊的另一端传来,三人同时往声音的来源看去时,便看见一个穿得十分漂亮、看起来是要出门的女生往他们这裡走来。

  “艾尔恩,我今晚会晚回来哦~我已经贴了便利贴在布告板上——诶?生面孔耶?是新来的房客吗?”

  女生边说,边往他们的方向走来边调整好肩上的卡其色手提包。她看见鹤丸国永和雨森优时,化着漂亮的妆容的脸蛋出现了疑惑的神情,然后那双大而亮的深棕色双眼转向艾尔恩寻求答案。艾尔恩见了便微笑地开始介绍。

  “是啊,他们刚从火车站那裡过来。这位是鹤丸国永,而旁边那位是他的同居人——雨森优。”艾尔恩分别介绍鹤丸国永和雨森优,接着她介绍站在旁边那位同样也是十分高挑,而且还比艾尔恩高的女生(虽然应该是她穿着的短靴的鞋跟帮她增高了),“然后这位是尹枫之。”

  “‘您好。’”

  鹤丸国永和雨森优同时出声打招呼道,只是前者是勾起嘴角打招呼,而后者则是十分恭敬地鞠躬打招呼。两个截然不同的画风让尹枫之看了忍不住笑出声来。

  艾尔恩见现在暂时没有她的事情了,跟站在她旁边的两人说待会儿他们聊完后到柜台那裡集合签合同,然后转头看着尹枫之说道:“那么,待会儿回来之后,麻烦枫之锁门了。”

  “好哦~包在我身上!”尹枫之边把右手握紧,然后放到左胸口前,边俏皮地单眨眼睛作出承诺。艾尔恩朝他们微微弯下身子后便离开了。

  尹枫之看着面前两个需要仰视她的少年少女,微笑地问道:“你们今年几岁啊?也是准备在山顶的威林贝尔大学就读吗?”

  “啊是的,我们两个都是19岁……不过我生日还没过,姑且可以当做是18岁半。”鹤丸国永说道。 

  尹枫之听了有些惊讶,然后扬起嘴角说道:“哦呀,原来是同龄人啊~我也是19岁呢。我报读政治系,那你们呢?”

  “我是商业系,国永君是资讯与通讯技术系。”雨森优开口说道。她这么一开口说话,尹枫之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好好听的声音啊~之前有没有人说过小优的声音很好听?”

  雨森优闻言,一脸错愕地看着她,“什、什么?”

  “声音好听的人,内心也一定十分美好。我是这么相信的。”尹枫之勾起嘴角,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说道。

  “对了,我住在302号,你们租下哪间?”尹枫之问道。

  鹤丸国永回想了一下之前和艾尔恩通过邮件交涉时所定下的房间号码,然后说道:“我们是301号……诶?这样的话我们正好是邻居呢!日后请多多指教了,尹小姐。”

  尹枫之嘻嘻笑了几声,随手打了一个十分响亮的响指说道:“既然是邻居的话,之后我们有机会就拜访彼此吧!而且还可以联络感情什么的。再来就是叫我枫之就好了,反正大家都是同龄人。”

  说完,她低头看了一下手腕上的电子表,然后一脸不捨地说道:“不过我现在要出去玩,先不跟你们聊了,之后有机会再接着聊吧!我先走了,拜拜~”

  “拜~玩得开心点~”

  “再见,路上小心。”

  “拜~”说完,她还俏皮地单眨右边眼睛,弹了一下舌,响亮的「哒」声小小地迴荡在他们这个小空间。



  雨森优和鹤丸国永在跟尹枫之道别完并签署完合同后,便从艾尔恩那裡拿走他们的房间钥匙,接着往三楼走去。

  “我帮妳拿行李箱吧。”鹤丸国永站在楼梯口,伸手要拿过雨森优旁边的行李箱,但是却被她的手挡住了。

  “……不用了,我自己来吧,不麻烦你了。”

  鹤丸国永闻言,俏皮地眨了一下他的右眼微笑地说道:“没事啦,这哪裡是麻烦呢~能为美女效劳是我的荣幸。好啦,我来吧。”

  接着鹤丸国永就绕开雨森优的手,径自拿起那重量比他的行李箱轻上一些的银色行李箱往楼上走去。雨森优无可奈何之下只好跟在他身后往三楼走了。

  当初他们看上的房间正好是位于三楼的301号房,每层楼都有五间房间,而每间房间的设计基本上都是一样的。如果房客要完全改造房间内部的格局和设计的话,艾尔恩表示,只要在不破坏建筑的外观和根基的情况下是被允许的,不过鹤丸国永和雨森优都喜欢房间原本的设计和格局,所以没改造房间。

  “……现在的人都这么自来熟吗?”

  鹤丸国永放慢脚步,微微侧过头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雨森优。虽然她刚刚说话的音量十分的小,不过他们目前走到的二楼算是蛮安静的,所以她的话一字不漏地传入他的耳裡了。

  鹤丸国永走到三楼时,放下手上的行李说道:“小优刚才所说的自来熟……是指什么?”

  雨森优已经懒得纠正鹤丸国永称呼她的方式了,她只是无奈地看着他,然后启唇要说什么的时候,又闭紧嘴巴,摇头表示没什么事,然后走过去用钥匙把门打开,接着让路给鹤丸国永把行李箱推进去。

  每层楼的房间的门板上有贴着房号,比如说二楼的房间的房号第一个号码便是2,三楼的房间就是3,以此类推。301号房因为十分靠近楼梯口,所以他们才刚踏上三楼的平台上,就看见一扇贴着301三个号码的门在自己面前。

  鹤丸国永疑惑地看着雨森优,后者只是跟他说没什么特别的事,让他别在意,然后她径自打开室内的灯光。灯光一打开,米白色的空间便映入眼帘。房间裡的米白色墙壁和木质地板给了人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而且这温和的色调使得原本有些拥挤的内部宽敞了许多。站在门口这裡,可见房间的左边有一套完整的深褐色布沙发和一张长型餐桌,餐桌周围总共放了六张椅子;沙发组的中间有一张浅褐色的木质咖啡桌。在客厅的后面有一间门旁放着一架小型洗衣机的小房间,鹤丸国永在脱鞋走进房间查看后,发现那个小房间实际上是一间浴室。

  房间的右边则可以看见有通往另外两个小房间的门,他们认为那两间小房间便是他们的卧室。他们看过两间卧室的格局后便站在外面进行讨论分房事宜。

  “从网上的照片来看,这间是早上太阳一升起来阳光就会直接照进房间,另一间是不太会晒到。正所谓女士优先,所以小优妳先选。”鹤丸国永把重心放到右腿,一手靠在他的行李箱的拉杆上,先是指向雨森优身后的房间,然后再指向他旁边的房间说道。

  雨森优左手扶着右手肘,手掌撑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后说道:“我想要会照到太阳的那一间。”

  鹤丸国永有些意外,好奇地问道:“哦?为什么啊?我还以为你们女生很排斥阳光呢。”

  闻言,雨森优的耳朵开始慢慢变成粉色,然后再变成如同红苹果般的红色,连带着脸颊也染上潮红,而这变化只发生在几秒之间。鹤丸国永忍不住惊讶地瞠大双眼看着眼前的少女——怎么突然开始脸红了?

  鹤丸国永那双清亮的金瞳滴溜溜地转了一圈后,认为应该是他刚才的问题问到女孩的心坎裡,让她难以开口解释。现在有这么好可以作弄人的机会,鹤丸国永自然是不会放过的。

  “嗯?为什么小优突然脸红了?”鹤丸国永眨了眨那双金瞳,无视少女的尴尬开口问道。

  “就、就只是喜欢太阳照进来的感觉罢了……这样不可以吗?”雨森优在干咳几声后,挺直腰板迎上鹤丸国永的目光,强硬地说道。看着这样子的少女,鹤丸国永只是笑笑地边伸手揉了揉她的头边说当然没问题,然后道了一声晚安,走进就在自己旁边的房间裡。

  看着鹤丸国永走进房裡并关上房门,雨森优有些后知后觉地把手放到头顶轻轻地捋过,尝试把被弄得微乱的头发用手指梳理整齐。

  9年了……距离最后一次像这样被摸头已经有9年了……

  正当雨森优沉溺在过往的回忆时,原本已经关上的房门再次被打开,然后一颗白色的人头出现在自己面前。鹤丸国永看到雨森优还站在走廊这裡有些惊讶,然后问道:“小优,妳怎么还站在这裡啊?”

  “没什么!我先回房了!”雨森优脸蛋原本已经慢慢褪去潮红,鹤丸国永突如其来的出现使她的脸蛋再次红得像颗红苹果,她有些恼羞成怒地说完,转身拉着行李就要走进走廊末端的房间裡,但是身后的人却叫住她了。

  “那个,如果有什么事需要我的话,随时都可以来找我帮忙,不用客气。

  “那么晚安啦~”

  鹤丸国永这么说完,又把头缩回房间裡,房门再次关了起来。雨森优把头转回来,伸手扭开门把后走进房裡了。

  一打开房门便可以看见L字形的书桌。桌身一直延长到房间的另一个角落,而桌子的旁边便是一个置放着台灯的床头柜和一张单人床,而床旁边就是一扇窗户。

  房间裡面靠右的墙壁这裡有个衣柜,衣柜旁就是单人床了。书桌的桌身长度十分长,所以雨森优十分肯定这桌子能放很多东西。

  眼看着时候已经不早了,但是她明早要用的东西要稍微整理一下,不然等到她明天早上挖出洗漱用品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间了……但是她的澡还没洗啊……

  经过心裡一番天人交战后,雨森优决定明早再洗澡,今晚先整理一下行李。

  这么决定之后,雨森优便把行李箱平躺在地、拉开拉链,从裡面拿出她的衣物和其他物品,开始收拾起来了。



  当雨森优感觉到脸部和身体传来些许的燥热感,尤其是双眼感觉到一股十分刺眼的感觉时,太阳早已从海洋的地平线下方缓缓升起,带给这片大地一丝曙光。

  雨森优知道自己就算有闹钟叫,但是仍会赖床的坏习惯,所以她才会特地选这间一大清早阳光就会照进来的房间——如果昨晚把这理由说出来的话,肯定会被那成天笑眯眯的鹤丸国永嘲笑的。想到这里雨森优觉得昨晚没说真的是个明智之举。

  等到她的眼睛逐渐熟悉这刺眼和燥热的感觉后,雨森优缓缓张开眼睛,睡眼惺忪地张望四周,发现窗外的阳光不知何时起就将它的光芒和热度透过窗帘的间隙间照在她身上。

  她坐起身,先是伸一个懒腰,然后她伸手拉开窗帘并打开窗户,原本还有些迷煳的意识瞬间被吹进房里、仍带有寒意的晨风给冷醒了。当她定睛一看窗外的景色时,她惊呆了。

  安诺瓦山虽然不是一座高山,但是位于半山腰的黑白公寓仍然可以鸟瞰前方小社区的全部面貌。早晨的街道上可看见许多如蚂蚁般大小的人四处走动着,而且还隐约能闻到面包房裡飘出来的面包香——可见那位面包师傅的手艺真好,面包香居然能飘这么远。

  远处那波光粼粼的海面上漂浮着几艘游轮,同时也有装载着木头和煤矿的船隻。它们在行驶的过程中还发出几声响彻云霄的鸣笛声。听着船只的鸣笛声;看着金黄色的阳光照在大地上,给予人们温暖和光亮;感受着徐徐吹来的凉风,雨森优不知为何有种彻底展开全新的生活的感觉——不过事实也是如此。

  “Morning Wellingbell.(早上好,威林贝尔。)”雨森优闭起双眼,边享受着晨风吹来的凉快感,边微勾起嘴角轻声说道。

  与此同时,刚从浴室走出来的鹤丸国永,边轻哼着歌边往自己的房间走去。这时,他从早上刚开的窗户那裡听到船隻的鸣笛声,于是他改变步行的方向,转而往客厅的窗户那裡走去。

  昨晚同样发现时间早已不早的鹤丸国永也开始思考起自己究竟要不要洗澡,但是今天他觉得自己今天基本上不怎么流汗(理由和雨森优的一模一样),于是简单整理行李后直接躺床上休息,准备明天早上再洗。

  早上他起床时,发现浴室没有被使用过的迹象后,便拿着自己的洗澡用品进去了。不过因为现在差不多已经是早上十点了,而且也不知道雨森优会在什么时候起床,所以鹤丸国永洗漱和冲凉的速度加快了一些。

  他站在窗户前,把窗帘拉开一些后,脸上浮现兴致盎然的表情。

  这个城市原来在早上的时候是这个样子的啊……看来我真是作对选择了。不出去看看世界,又怎么知道还有没有其他什么事情能给我带来惊喜呢……鹤丸国永心想。

  “早上好,威林贝尔。日后我一定要发现你更多有趣的地方。”

  鹤丸国永信誓旦旦地说的同时,雨森优的房门被打开。头发有些凌乱,穿着睡衣的少女手裡拿着洗漱用品往浴室的方向走去。这时,鹤丸国永转头往房间的房间走去,便正好撞见了正要去洗澡的雨森优。两人相互对视几秒钟后,少女露出惊恐的神情后拔腿就往自己的房间跑去。

  雨森优跑进房间并关上门的同时还把门锁上了。见到她如此反应,鹤丸国永感觉自己的形象似乎收到很严重的影响后,急忙来到她的房间前急于解释好补救一下他的形象,然而裡面先传来气急败坏的抱怨声。

  “国永你这个变态!”

  “不是!小优妳听我解释——”

  “解释就是掩饰!别叫我叫得那么亲密!我们根本不熟!”

  原来小优是那种以恼羞成怒就会六亲不认的人……不对!现在这不是重点!

  “不是……妳听我说——”

  “你还不去穿衣服,全身赤裸地站在这裡很好看吗?!你这个变态!”

  “我没有全身赤裸啊!我还有围毛巾!”

    还敢狡辩?!

  雨森优靠着门板跌坐在地上,双手捂着变得红彤彤的脸,嘴上喊着「有人会在有女孩子的地方只围了一条毛巾在下半身到处乱走的吗?!」,心里则是拿着一把肉刀把鹤丸国永千刀万剐了。

 

………………

 

  看来鹤丸国永原本在这之前所堆迭出的好形象因为今天早上这个举动而全毁了。

——没了——

                                                                                          By:依连

码字的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拖这么久,今天终于如愿放上网了。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这里我想做几项声明。

我因为经常卡文导致产量不高,然后我前不久看到有一个帖子是有个粉丝骂某位写手——具体内容我已经忘记——差不多意思就是那位写手产量低结果她/他还自称写手...因此我决定在这里成我自己为“码字的”。

我是想要以写文的方式跟大家说故事,所以我首页应该可以被称为说书楼。因此请容我称诸位来我的说书楼听我说故事的人为客官。

别问我为什么我都没写古代文,却用如此有古早味(?)的称呼,我就想用。

  那么,请各位客官在离席前留下您们的足迹——给我的故事一个小红心或者是评论。再次谢谢大家。

评论 ( 2 )
热度 ( 9 )

© El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