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连

这里是依连的说书楼。

龟速更新中,更新随缘;平常都是用繁体字写文,只是刀剑企划文用简体字;文风时常突变请注意;现在深陷文豪以及刀乱坑中;从写同人文开始只写BG CP,不过现在在腐圈外围试探中;CP杂食者,只要你强烈跟我安利、我又get到那对的萌点,冷门CP我也可以吃

小确幸之Episode 1:Morning Wellingbell!(上)

※ 这篇文章属于刀剑乱舞乙女向企划。企划的名字为“黑白公寓”。

※ cp:大学生鹤丸国永 X 身为大学生的有名字的审神者。

※ 架空现代paro。

※ 这个世界观十分有趣,强烈建议大家来参与玩~详情请看这里  @刀剑乱舞黑白公寓企划号 

※ 人物可能存在OOC。

※ 现在要出去的话还请自便,我不会强留你。

※推荐BGM:《Ready to Love》by Stevie Hoang

※16/3进行文章修正,我们家小优对鹤丸的称呼从“国永先生”改成“国永同学”。我也不知道我当初什么脑子,这么严重的失误都会犯……

那么,开始我们的旅途吧。

其实这篇是我的生日贺文,你们有看过如此凄凉地自己送自己礼物的人吗?

※※※※※※※※※※※※※※※※※※※※※※※※※※※※※※

I think falling in love is always a surprise, right?

                                                                        ——Josh Dallas——


  纵使威林贝尔现在正值夏季,但是白天的时候其实也没有那么热,气温维持在三十度以下,到了晚上气温更是直接跌至十度以下。气温在白天和夜晚的时候差距如此巨大,鹤丸国永真的想知道这里的人是怎么适应的。

  云端之上像是有人将名为星星的碎钻无意间撒到黑幕之中。原本单调无比的夜空被星星点缀,一轮明月挂在天边,给予被黑暗笼罩的大地一点亮光,而那些一闪一闪的、亮光将灭未灭的繁星正好衬托出月亮的明亮。

  鹤丸国永站在威林贝尔中央火车站正门门口旁,正等着自己的那传说中的女室友来和自己汇合。女室友因为要转机,所以抵达这个北欧城市的时间会比他慢上一些。虽然她是想让鹤丸国永先自己去公寓那裡,不过后者觉得在这裡等她来了再去也不迟,顶多就是待在火车站这裡两个小时罢了。女室友无可奈何之下只好由着他去了。

  哦对了……他的室友是个跟他同龄的女孩,而且她的名字十分漂亮,叫雨森优。

  站前来来往往的人们耐不住晚上的冷空气一直吹过来而穿得十分厚实,他们个个都是白皮肤黄头发、身材高挑的白种人,和日本那裡的黄皮肤黑头发、身高平均的黄种人不一样,鹤丸国永看得有些眼花缭乱。

  虽然也有外国人进出火车站,但是没有一个是他所熟悉的日本人。他孤身一人站在这人海茫茫的地方还真的是有点让人恐慌的——鹤丸国永猜想他这一生大概也就这时候才会感到恐慌,因此他觉得这环境居然能给他这种感受真心是有点惊讶的。

  就在这时,门口的自动门再次往旁边滑开,一个穿得全身黑(身上的长袖连帽卫衣是黑色的、长裤是黑色的、脚踩的包头鞋也是黑色的)的黑色短发少女从站裡走了出来。她的肩上背着一个和鹤丸国永一样被塞得鼓鼓的背包,右手则是拖着一个大型银色硬壳的四轮行李箱。

  黑发少女从站裡走出来,走到广场中间后停下,然后开始四处张望着,还不时踮起脚尖探头探脑地望向远方——看起来像是在找人。

  鹤丸国永看女孩的外表十分年轻,认为她的年龄可能刚好跟他一样,差不多18、19岁。从她放在旁边的大型行李箱来看,她应该是准备在这裡长住。

  如果年龄跟他差不多的话,就代表这名少女可能是念高中或者是大学。那麽,她是哪一个国家的人,韩国人?中国人?日本人?

  这时,少女转过头来看向鹤丸国永这里,因此鹤丸国永看见她那双大而亮的眼瞳,于是他自动把韩国的国籍从他脑中删除。毕竟普遍的韩国人的眼睛没那么大……

  真希望她是日本人啊……鹤丸国永心裡想,毕竟在这异乡能遇到跟自己同一个国籍的人真的是实属不易。

  如果她是我的室友就好了,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不管看多久都十分养眼啊……

  少女四处看了几圈都没找到要找的人后,她从衣服口袋里拿出手机,在上面点了几下后放到耳旁。与此同时,鹤丸国永放在裤子口袋里的手机开始响了起来。他拿出手机,看见来电显示是他的室友打来的。当他接通的时候,一个清冷的、说着流畅的日语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头传进他的耳膜裡,「我是雨森优,我已经在火车站外面了,请问您在哪里?」

  在这个世界上,有人说话的声音大如洪钟,而这女声却是如同金丝雀那优柔的歌声般好听;也有人声音又尖又细,宛若有人用长指甲在一片玻璃上狠狠地刮下来发出的令人牙酸的噪音一般,但是她的不一样,就是像一汪清泉从头顶浇下,一股很舒服的清凉感从骨子裡油然而生。

  虽然鹤丸国永沉醉在这声音里,不过他也不忘回答道:“我现在也在火车站外,就在门口附近。我觉得我蛮显眼的……妳没看到吗?我穿白衣黑裤,身上还套了一件灰色外套哦?”

  鹤丸国永说着还低头看了一下身上的衣物。他身上穿着一件上面写着『MondayBlue』的英文字母的T恤、黑色长裤和一双黑色的运动鞋,恤衫外面还套了一件灰色厚外套御寒。

  「……您是不知道您身上的衣物实际上十分常见吗?您就不能把您的外表特征告诉我?」

   鹤丸国永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彷佛能看到女孩虽然嘴上埋怨,但是仍踮起脚四处张望着找寻他的身影。与此同时,他面前的少女如他脑中所想般,边听着手机边再次踮起脚四处张望。

  看到这情景,鹤丸国永感觉事情有些古怪。他不再背靠着门口旁的玻璃窗而是站直身体,看着那少女的背影,对电话的另一头的人说道:“小优,妳转身看一下正门这裡。”

  只见那少女真的跟着他的话转过身看过来了,大而亮的双眼的眼中还有因为找不到人所产生的烦躁感,不过那少女眼中的烦躁很快就被惊讶所取代。

  他们对视的那一瞬间,便认出对方就是自己一直在等,或者在找的人。没有多余的话语,也没有多余的举动,仅仅是看着对方的眼睛,他们便相认了。

  他们从未想过,自己一开始要找的人居然就在那麽近的地方。

  鹤丸国永看着眼前模样十分漂亮的少女,他瞬间觉得时间的流逝突然变得十分的慢,周边的人事物的移动速度也跟着变得缓慢起来,彷佛世界上只剩下他和这名黑发少女。

  鹤丸国永双手插进外套口袋裡,清亮如黄钻石般的金色眼瞳一弯、嘴角一往上翘,露出一抹好看的笑容说道:“妳好,我是鹤丸国永,是小优妳未来的室友哦~”

  雨森优在愣了几秒后回过神来,只见她低头闭起了双眼,深呼吸再呼出来后再睁开。这下子眼裡的惊讶已收回,现在那双眼睛犹如一潭死水般沉寂,没有多余的心绪在里头。她淡淡地看着他,微弯下身子说道:“您好,我是雨森优。”

  “虽然说过很多次了……但是能请您叫我的姓氏吗?我们并不是那麽熟稔。”

  “诶~还是这麽生分……那小优要怎麽称呼我啊?又是什麽「国永同学」吗?”鹤丸国永从口袋拿出右手,拉着自己的行李箱靠近雨森优后挑眉问道。

  “是。”

  “喂喂,我们都是十八岁吧?没必要叫尊称叫成这样吧……好吧,叫我国永就好了。之后我们混熟了就可以直接叫我名字了。”鹤丸国永露齿而笑。

  远看的时候就已经觉得这女孩十分好看了,没想到近看更加地漂亮。雨森优的脸型是属于美女有的倒三角脸型;眉毛不会太浓也不会太稀薄;黑框眼镜后的双眼是闪亮亮如星空般的蓝紫色桃花眼。鹤丸国永不知为何在心裡想着,当她用眼角看人的时候说不定会给人一种勾引人的感觉……

  发现自己的思想开始往一个不归路勇往直前后,鹤丸国永立即将自己的想法掐掉。

  就在他跟天人交战之时,雨森优发现他们预计要乘搭的巴士已经到站了。她只丢下一句巴士到站了,我们快走吧,然后就拖着行李箱快步走到巴士那裡。

  鹤丸国永看着雨森优快速地往巴士那裡靠近、完全把他晾在身后后,他没好气地也拖着行李箱,跟上雨森优和其他也一样往巴士的方向跑的人的脚步。

  看着雨森优那有些纤细的背影和随着移动而不断飞起的短髮,鹤丸国永突然想起之前毕业前,他的一个动漫迷朋友曾经跟他说过两句动漫剧情裡的台词——

  「喜欢一个人是什麽样的感觉?」*

  「单是看着她的背影就会觉得满足。」**

  鹤丸国永觉得,他好像遇到了那个背影。

 

 

 

 

 

  鹤丸国永是一个崇尚自由且喜欢惊喜的人。为了增广见闻,也为了要寻找那些他从未接触过的惊奇事物,于是他在高三那年填写升学志愿时,他填了一间在北欧这遥远的西方国家这裡十分有名的大学的名字——威林贝尔大学。

  他的这个决定要说出乎大家的意料,但其实并不然,毕竟以鹤丸国永这样性格的人是不可能会安定地待在同一个地方几十年的,因此他会飞到那麽远的地方升学也可以算是情理之中。

  造成这场小轰动的主角的家人因为十分了解自家老幺的性格和行事风格,所以他们也没反对。要说他家人的态度的话,用鹤丸国永那位身为一家车行的总裁的父亲的话来说最合适不过了。总裁父亲说了:「见识狭隘的人永远不会成功。鹤丸去到那麽远的地方生活几年也好,增加生活经历外也可以好好体会异国他乡的风情,回来也有谈资好跟人讨论什麽的」。

  虽然总裁父亲在说出『讨论』二字前好像说了类似『炫耀』的字眼,但是他只说出『炫』一个字就被口水呛到然后改口说讨论了。

  因此,鹤丸国永报读威林贝尔大学的事情便定下了,而且他的升学考试也十分顺利。考完试后,他大哥还慰问了一下他对被大学录取一事有没有信心。结果那位大哥直接被他的小弟那有些过剩的自信心秀了一脸。

  「我为什麽不会被录取?这次考试的笔试和面试我很有信心啊——啧!不是我说,大哥,你真应该在我面试的时候进去那间房间里面看看……那些老外一听到我那说得那麽溜的英语,他们都瞪大眼睛看着我,问我是不是在外国长大的诸如此类的话了……」

  就这样,鹤丸国永在等待大学的寄来录取通知的邮件的过程中,上网物色威林贝尔大学所在的城市,也就是威林贝尔市裡的房子。不过,威林贝尔不愧是全欧洲最富有、安全和最高生活水准的城市之一,那里的房租价格真的不是普通的贵。虽然他的父亲是能负担得起那笔房租费用,但是他希望能省则省,而且这些费用他就算一星期七天无休拼命打工也赚不到啊。

  直到某天,他在某个网站上看见有两栋外观十分抢眼的建筑正在招租,招租者称之为『黑白公寓』。

  黑白公寓如其名,真的是一栋是通体白色,而另一栋则是通体黑色。不过目前只有黑色的那一栋——或称为“黑栋”,开放给其他人租借房间,另一栋“白栋”则是在黑栋满人后才开放。

  这两栋建筑物外表看起来相当古老。但是在招租者,也就是房东——艾尔恩,请人装修后,古老的建筑得以保持原本的古典面貌,不过建筑的稳定性却已经大大改善,并不会发生类似建筑物坍塌事件,而且建筑周围也栽种了几株矮东青和其他一些花草树木进行美化。

  公寓的房间内部设计着实不错,而且只需要走上三十分钟就可以抵达位于山顶的威林贝尔大学。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黑白公寓的房租比一般的还要贵上很多。

  因此艾尔恩是建议他找合租人一起租房,反正房间裡有两间卧室,正好可以找人一起分担房租……但是他现在要去哪裡找合租人啊?

  先不说找不找得到人,就说合租人的性格、习惯等一些零零总总的事情自己接不接受得了?但是,眼下找不到其他靠近学校、外在环境如黑白公寓这般好的房子了……

  就在鹤丸国永在纠结要怎麽办的时候,艾尔恩通过电子邮件给他传了一个新的邮件地址,说是有人也找到黑白公寓想租借房间,但是苦于没有好分担房租的合租人。于是鹤丸国永便写了一封邮件传过去打了一声招呼,而对方也回应了。在几封邮件来回传递后,他掌握了一些对方的信息。

  对方叫雨森优,是个女孩,和他一样是日本人,只不过她住在北海道那里,而鹤丸国永则是身在东京。他们正好一样都是准备到威林贝尔那裡留学的高三毕业生。

  见到是同龄人,鹤丸国永写的邮件从原本的规规矩矩、遣词用句和写邮件的方式都合乎正规的格式,到最后直接画风突变地变成通篇的自来熟语气,同时也无视了邮件格式。不过雨森优丝毫没有被后来格式完全错误而且语气也十分有把她当做认识很久的人来看的邮件所影响,她从第一封邮件开始用的就是正规书写邮件的格式和尊称等充满严谨的语气和态度来对待和鹤丸国永的通信直到现在。

  某次,在雨森优回了鹤丸国永的一封邮件后,她才发觉自己忘了写一件事,所以她很快地又打一封邮件寄过去,内容差不多就是要鹤丸国永别一直小优小优地叫自己(他们一开始几封邮件是用英语交谈,得知彼此都是日本人后直接用日语了),毕竟他们根本不熟,只是现在通过邮件来联系罢了——虽然她已经不止一次提起这件事了,然而对方的回信让她十分气馁——跟这个鲜少讲道理的男人讲道理真的是浪费她很多时间。

  「诶~为什麽啊~小优的名字那~麽~好听~不叫这个名字感觉很对不起帮小优取这麽好听的名字的父母啊——」

  「我们根本不熟不是吗?……还是暂时先称呼我的姓氏吧。」

  这封邮件寄出去后有段时间鹤丸国永没有回应。雨森优还以为是自己的邮箱出了问题,刷新页面好几次后都没看见对方的回信。就在雨森优以为鹤丸国永累了、不想继续聊,要退出当前账号时,鹤丸国永就送来了一封邮件。

  她很快就点开邮件,开始读其中的内容了。

  「小优原来比较喜欢人家叫妳的姓氏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感觉全世界大概就只有小优妳喜欢人家叫妳的姓氏呢~不过这样也不错啊!雨森,如果拆分再进行重组后就变成『雨中森林』,也等于你的邮件地址裡的rainforest这个词不是吗?」

  虽然事情并不是如鹤丸国永所想那般,但是自己的取名时的心思居然被人猜到了。发现到这个事实的雨森优的耳朵开始慢慢变成粉色,连白皙的脸蛋也染上浅浅的粉红。不过,她发现鹤丸国永寄来的邮件还有后续,她继续往下看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

  「不过啊……虽然雨森念起来很好听,但是我比较喜欢叫妳小优啊。小优的优不是代表优秀的优吗?我比较喜欢这个。」

「小优的优不是代表优秀的优吗?我比较喜欢这个。」

  鹤丸国永永远也想不到,他随口一说、但是也隐含着他的真心话的邮件,会像一块大石头一样砸进雨森优那犹如死水一般沉寂的内心,泛起层层涟漪,馀韵不止。他那时候也不知道,他送来的那封邮件被雨森优加星保存起来了。

  再之后,他们互换了手机号码。虽然双方都存了号码进手机的电话簿里,但是他们没有打电话给彼此或者是用社交软件进行更多的交流,而是继续用邮箱继续互传信件。从一开始的互相确定彼此的习惯和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能不能接受的邮件,到之后确定了合租关系的邮件,接着进一步了解彼此而开始互传信件。

  初夏之时,他们通过黑白公寓招租启示遇到彼此;盛夏即将来临之际,他们开始了互传邮件的日常;夏季进入鼎盛时期时,他们买了正好在打折的机票,乘坐飞机经历十三个小时的飞程来到这异国他乡求学,顺便见一见彼此的真容了。

  在这段时间里,他们至少传了上百封的邮件了。

  雨森优在这之前是有想传自己的一些基本资料和真人照过去给鹤丸国永认一认脸,但是除了基本资料外,传照片一事被后者拒绝了,只因他想要保留不知道彼此容貌的这份神秘感,直到他们在威林贝尔那裡正式见面。雨森优看了,想了一下也赞同鹤丸国永的想法,所以她也没要鹤丸国永的照片。她的理由是现在的人都是外貌协会,所以她希望他们这份由邮件和一些简单个人资料所建立起来的关系不要轻易被彼此的外貌所影响。

  北海道和东京;一个在北,一个在南;两人都在各自开着冷气的房间里,坐在电脑桌前,面对着电脑,边听着冷气机发出的轰轰轰机器运作声边给彼此互传信息。他们两人都不知道,为了保证那些邮件在日后都不会被其他邮件刷下去,他们彼此都创造一个新的邮箱账号来跟其他人联系了。

 

——TBC——

※※※※※※※※※※※※※※※※※※※※※※※※※※※※※※

* & **----应该是来自《四月是你谎言》里的台词,因为是在网易云的评论里面看见的,不太知道其中的真实性。

大家好,虽然我的用户名很长,但是我真正的名字叫依连~如果文章里的鹤丸哪里OOC或者是语句不顺或是有语病的地方,还请各位指出来,我会进行改正并学习的。

谢谢各位愿意看到这里。在离开之前,各位可以在底下留言或者按个小红心当作各位来过我这里的足迹吧~就这样,下一章再见~

By 依连^^

评论 ( 2 )
热度 ( 17 )

© 依连 | Powered by LOFTER